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如果!

上官明月 2021-03-10
如果我有一个她,我不会让她等待。如果我有一个她,我不会让她受苦。如果我不能与她相拥,我会告诉她,你该离开了。因为我不属于她,她也不属于我,我们是不可能相交的两条平行线。只是看着不厌,但也不喜欢!
如果她的执着让我难受或怜悯,我会告诉她,对不起我已有家室,她很好,我捧她在手心胜似玉宝与生命!即使她在别人看来并不优秀,但在我看来,她依旧完美,胜似貂蝉或西施!这或许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哪怕这是假的,只要让她死心就好!因为并不合适!
如果我有一个她,她为我吃尽苦头,她却一生不肯放弃,只为等到我。我会悄悄离开,告诉她对不起,你今生为我吃的苦,下辈子我来还。
那时我会揽过她的腰,抚摸着她的长发,让她在自己肩头大声哭泣。告诉她,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来晚了。上辈子你受尽苦头来等我,今生请让我来守护你一生。哪怕吃再多的苦,直到天慌地老!不离不弃,风雨同舟,生死相依!
来自安卓APP客户端
26

如果一辈子一事无成,你会不会很遗憾

Pisces

在我的概念里,我的人生应该是这样的:18岁有最青春洋溢的外貌,谈一场轰轰烈烈肆意张扬的喜欢,20岁就读国内顶尖院校,25岁遇到一个很爱自己的人,谈婚论嫁,28岁在某领域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30岁养育一个可爱的宝贝,35岁人生的步伐开始放慢,40岁有优渥的条件,可以不用顾忌价格就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给父母最好的养老保障,给孩子最好的出国深造机会。
然而现实的我是这样的,18岁操着一口地道的家乡话去更大的城市读书,的确遇到了一个比较喜欢的人,但对方没有从未正眼看过我,即使是瞬间,23岁我放弃了读本科的机会,选择尽快就业,解决家庭的经济困难,25岁我并没有遇到那个喜欢的人,28岁那一年我和一个条件还不错的男生认识,然后结婚,35岁生孩子照顾家庭,如今我40岁了,孩子不过五岁,而现实和理想中差着一个世纪的距离。
我总以为我的人生应该是穿着高跟鞋涂着限量版的口红在无数大咖的圈子里度过的,其实不是的,我的人生大部分都是在廉价的地摊货和蓬头垢面的邋遢中度过的,一双百十块钱的布鞋搭配一个简单的帆布包,里面装的不过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纸巾、雨伞、和一些废旧的小票,我不会给自己补妆,因为我很少化妆。
我以为长大了我就可以成为父母的依靠,给他们足够的钱,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享受生活,可是,即使是为人父母了,我依旧要让他们为我操心,和同事勾心斗角,和朋友闹矛盾,和男朋友闹分手,我都会哭着找他们诉苦,拿一个月的工资要给他们去旅行,可最后却成了,我拿着他们的钱去度假,散心,我想要给他们更好的医疗条件,可最后他们要时刻提醒我多注意身体。

理想中的婚后生活是一家人享受私人订制的旅行,泡温泉,晒日光浴,古堡,边塞齐刷刷地走个遍,我会送我的孩子去学马术,钢琴、小提琴、请最好的家教,可最后只变成了我想让你去学,而不是你要去学,后来我才发现,这些愿望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常态是:我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回到家被孩子问东问西地搞得失去了耐心就会大声地吼他,希望他给我一点安静的个人空间,抱怨老公不能给我优越的婚后家庭,嫌弃父母没有帮我把家庭照顾妥当,抱怨公司为什么不找更多的人来,而是让我一个人加班到深夜。
你看,我从怀揣着无线梦想的热血少年最后活生生地变成了一个罪恶深重的巫婆,家里被我的坏脾气搞得乌烟瘴气,孩子失去了该有的天真和美好,老人活成了恭恭敬敬的奴仆,我最初的愿望并非如此,而是两一种和睦且温馨的画面。

这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来源于自己对未来过高的期待和当下的挫败感,我是从哪一刻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呢,可能是从孩子生病我错把姥姥的降糖药当成了孩子的感冒药,吃进去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吓得抱着孩子跑去医院,孩子从没有见过我如此紧张,还不停地说:“妈妈我没事,我没事”,我以为全家都会责怪我的疏忽大意,就像平时我训斥他们一样,可是没有,老公安慰我,父母体谅我的劳累,后来孩子还因为这一次我的举动,特别在意我会害怕,总会用稚嫩的声音告诉我:“妈妈别担心”。
也许我的人生只能算是失败,但是想到和我并肩作战的丈夫,天使般的孩子,健康又给力的老人,我觉得自己也算是幸运中的一份子,只是自己差了一点,但是他们的爱足够包裹我的不如意。

时间对谁都不会仁慈,它把你想要的不想要的都会打包给你,任凭你有过无数天花乱坠的梦想,最后不得不在时间面前低头,如果,我的一辈子就这样平庸地过下去,没有别人显赫的身份,没有万贯的家财,却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算不算也是一种人生的赢家呢,毕竟我也曾努力过,奋斗过,只是和成功却差了一步。
如果你和我一样,有时候觉得无助,觉得一事无成,觉得找不到生活的意义,那么我想请你多看看眼前的生活,多陪陪父母,多读读书,或许有一天你也就释怀了,这不是说放弃,原地不动,而是接受一些你竭尽所能后的无能为力,共勉。


来自苹果APP客户端

如果当时我们都勇敢一点,或许后来的故事就不只是遗憾了

Pisces

一段感情结束,我们会伤感,会遗憾甚至会责备自己不够勇敢,如果命运再给你一次同样的机会,你依然还是会让开,还是会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的身影越走越远,而自己哭的死去活来,心里有一万句想要Ta留下的理由:其实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不能没有你,我们还可以再给对方一个机会试一试,我想你留下来,最后哽咽出来的却只是:没关系,我可以。
你看,你完全可以勇敢,但那一刻你特别怂,就是勇敢不起来,你害怕的不是他不回头,你怕你们短暂的和好后又会面临再次的别离,说白了你对自己和对Ta都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就是那个小小的自卑心作祟,觉得Ta喜欢我,转念又想Ta喜欢我什么。
那些分开的情侣,很多时候都不是爱消失了,而是你没有给予对方该有的回应,你等待Ta的暗示,Ta等你的表白,两个在长时间的等待中最终等来的是失败,是放手,你得到的消息是Ta不爱我,Ta得到的消息是你不爱Ta,然后各自转身,各自为战。
其实喜欢很简单,如果你非要在这份喜欢里添加脾气是否相投、家境学识是否般配、兴趣爱好是否相同 以及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和生活问题,最后琢磨来琢磨去,那份最初的怦然心动也渐渐变成了“其实都差不多”,年轻的时候我们对于喜欢很敏感,看到心动的姑娘和男孩一定会想方设法表白,可是越来越大,反而丢失了勇敢的本领,在爱情面前畏手畏脚是常态,遇到喜欢的人,也只是暗地里观察,要首先确定对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同样的好感,不轻易袒露自己的感情是成年人的生存法则,因为我们不确定的事情很多,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喜欢我,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爱我,我不确定我们会不会幸福,我不确定。。,可是这就是我们不去开始的理由吗?

顾城在《避免》中曾说:“你不愿意种花,你说不愿意看见它一点点凋落。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的开始。”很多错过不是眼睁睁的无能为力,更多的是你为了避免更多的错过而错失了本该继续的可能,成年后的我们在面对爱情、亲情以及友情的时候,其实都不够勇敢。
有人问勇敢是什么?我认为勇敢就是:离别时给爱人一个拥抱告诉他,记得早点回来;是周末开车几个小时去看老家的父母,告诉他们我爱你;是初冬的一个下午你主动打电话给许久不联络的朋友,告诉他变天了记得多穿衣服;是你看到路边老人跌倒后没有任何顾虑的搀扶;是你不小心弄坏五岁儿子的乐高模型说的对不起;是看着他转身,跑过去给他的拥抱;是你没有说出口的挽留;是坦诚的沟通;是没有隐瞒的情感宣泄;是豁出去要在一起的决心,是你明知道会遗憾但仍旧会努力争取的信心。

曾经看杨千嬅在一次采访中谈及和陈奕迅的感情,她或:“在面对感情的时候,男生其实都没有女生那么勇敢”,其实不止是男生,我们很多人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的都不够勇敢,你有你的顾虑,我有我的难言之隐,后来那些忽明忽暗的喜欢和在一起的念想,都成了记忆里的一粒沙,风一吹就散落在了天涯。
后来回忆起来,你说:那天我们明明就站在一处,可我始终感受不到你的心跳,于是我掩饰了脸红的喜欢,你恰巧掩盖了心动的遇见,我们在最美的阳光了,却只是彼此微笑寒暄后离开,转头后却都在期待对方的一句话挽留,最后也只是带着遗憾离开。
别管以后会怎样,我想,一次的遇见,一次的心动,一次的喜欢,就足够让我们去努力,去抓住对方的手,别给自己的人生留遗憾,别等爱的人走远了才想去来去挽留,别等失去爱的能力才学会爱的本领,人的一生多的是错过的遗憾,所以才要格外珍惜每一次的遇见,每一次的别离,我希望我们都是勇敢中的战士,在面对困境中的生活还是模棱两可的感情时,都大胆一点,可能结果就会不一样。

来自苹果APP客户端

如果

晓天霜月
如果
花朵凋零了
风中是否会有一滴泪
怀想它姹紫媽红的以往?
如果
一双脚坚定地
走向大山背后
现在的一切
是否理所当然地改变?
遥遥远远的一曲歌谣
在白云间悠悠飘荡
年少时的念想
宛若天边虹影
只剩了心头的无限苍凉

预感如果还有未来如果一切还要继续……————题记

吕叶
那是一个前生的硬块
在肉体的某处蛰伏
滞留在躯壳里的一定不是你
你一直在途中 于是
疯狂繁衍的欲望结不出
黎明的果子

生活的水迹被擦去之后
我们的存在缺少了必要的滋润
除此之外 眼睛里的空洞
加剧了堕落的速度
我们提前的到来导致空气稀薄
留在体外的呼吸能否经历
这漫长的远离

所有的这些并不是你所仰望
不是 绝对不是

时间的牙缝间总会遭遇意想不到的
饥饿 狼藉的路口足以消化
整个秋天的经历 炉膛开启又关闭
总有一些事物会留下来 而谁会为你
守口如瓶 守身如玉

其实那张床一直空着
白色的床单一尘不染
迟疑了无数次终于还是走开
许多年来 你对那张床
总是念念不忘 并设想着他躺上去的
姿势以及与此有关的情景

把手松开 让掌纹各奔东西
你确信时辰未到 一切还将继续
你体内的硬块仍将健康地
成长 你期待的穿越属于未来的
隐秘 你将与未来擦肩而过
所有打开的灯盏迎面而来
你落荒而逃
没有人能够解剖你身后坚实的
黑暗


1997.10.30.夜
长沙。雨花亭

如果

宋晓贤
比方说你生活在城里
如果你不幸娶了个乡下女人
那么,按照法律,孩子的户口就得
归属女方,但是
如果你有幸和她离婚
孩子也许会判给男性
然而,如果你们再度成亲
孩子又会复归女方……
朋友们,请原谅,我也明白
这根本不是诗,而是
绕口令一般的法律条文

如果理论家们硬是要说
生活是诗,那么
我们生活的诗化
就会显得
有些怕人

扩展阅读
最新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