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鸟翅初扑
幅幅相连,已蝙蝠弧型的双翼
组成一个无懈可击的圆

一把绿色小伞是一顶荷盖
红色嘲暾 黑色晚云
各种颜色的伞是带花的树
而且能够行走……

一柄顶天
顶着艳阳 顶着雨
顶着单纯儿歌的透明音符
自在自适的小小世界

一伞在手,开合自如
合则为竿为杖,开则为花为亭
亭中藏着一个宁静的我
0

那虚荣的梦游者将坚持到冬天,直到一场雪
在一夜之间象一个梦境君临荒凉大地。
在静寂的正午你听到了雪的叫喊,
当她的骨头被皮鞋吱吱踩响,是怎样的暗示

将你引导,走向这一片鸦鸣回荡的空林?
神自会在摩利亚山巅预备自己的羔羊。
而我写作一首诗,象在一场梦中回旋。
通向夏天的幽邃小径落满枯枝,己被遗忘。

当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神看见了被蛇引诱的
赤裸者,他伊甸园里的呼喊,
多少世纪之后被另一个人听到∶"你在哪里?"
当这世界陷于沉睡,"哦,我在这里。"

直到寻呼机在雪地里尖叫起来,
蓝鸟轿车辗过积雪闪闪驶进闹市区。
雪开始融化,物质从沉睡中醒来--
这是人的世界,谁听到了神的呼喊?
0

不插电

没有温暖的城市,
雨水
打湿了一只又一只鞋子,
光芒褪去,
我已无名,
也没有烦恼,
听听音乐,
读书,
种花,
养草,
安度晚年。

云雀
云雀背后的云层,
是云雀隐藏于黄昏中的秘密与呼吸,
阳光消失不见,
一个黄昏的牧羊人,
在等待墓地里的钟声,
当一切成为绿色,
我在漆绿色的植物中呼吸,
在那时宇宙也为之疯狂,
神的头像,
被四个天使亲吻。
0

乡村音乐会

被她发现,她轻轻一叫唤
整条街的猫全闪出黑夜
她们的眼睛像我的一样亮
0

大河村遗址

又一个大河村。
乌鸦在高高的杨树上静卧着
成群的麻雀飞过晒谷场
翅膀沾满金黄的麦芒
它们认出我。

微风还在几年前吹过
没有岁月之隔
我难道是另一个?

黄昏,长长的树影投向沙丘
又到了燃生炊火的时候
熟识的村民扛着铁锹
走在田埂上
牛驮着大捆的青草
像从前一样。我闪到一旁

没有岁月之隔
只有大河村,这一动不动的
滔滔长河。

0

落寞

几经盘旋
黄昏还是飞成鸟形
剪影在 日落时纷纷落雪
的街

落寞不是行人的步伐
群居的疲惫 以及冷落
的呼吸

只悄悄地歇下
象一只飞鸽自然收了羽

傍晚的雪象花一样谢
明明暗暗没入水
0

谈论人生

他好像在讲一本什么书。
他谈论着一些人的命运。

我盯着他破旧的圆领衫出神。
我听见窗外树叶的沙沙声。

我听见他前年、去年的轻轻嗓音。
我看见窗外迅速变幻的天空。

不知何时办公室里暗下来。
他也沉默了很久很久。

四周多么宁静。
窗外传来树叶的沙沙声。

0

亚细亚的孤儿——为马骅而作

太平洋大厦的第十三层,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他把羊群赶进电脑,独自
坐在鼠标上数星星。

星星啊星星真美丽,
明天的早餐在CEO那里。

他左手擤了擤小癞子鼻涕,
右手撩开脏兮兮的显示屏

偷看大人们的小秘密。
那个着了凉的光屁股阿姨

一个喷嚏就把他打了出来,
让他去网上邻居找亲戚。

亲戚们正在瓜分他的羊:
有的把羊头和狗肉链接到一起,

有的正用dreamweaver加工羊皮。
没有人理会他。没有人夸奖

他小眼睛的水灵和
青蛙T恤上的葱心绿。

他只有开动罗大佑的扫描仪
把顽皮的幽灵存进服务器,让这

IT世界的未来主人翁
在通往天国的光缆上飘来飘去。

而在太平洋,亚细亚的孤儿
仍在中央空调的风中哭泣。

8.4
0

月光里的门

月光里哪有门呀
那是骗人的谎话

月亮其实不美
为何你们不信

月光在水里
也在水勺里
还在你跳动的心上
但都只是倒影

那是无形的大门
朝着心爱的方向

一看她就脸红
不是爱情的力量
是你举械投降
让她夺走了心房

这时候的人呀
多半想起了月光
皎洁如玉兮
象心上人的脸
看见路上的树木
个个气不敢出

人家早把你遗忘
就象离开了月光
都进入了梦乡
只有多情的人呀
抱着心思不放
0

义勇军

在长白山一带的地方
中国的高粱
正在血里生长。
大风沙里
一个义勇军
骑马走过他的家乡,
他回来:
敌人的头,
挂在铁枪上……
0

在丰城的长堤上走过

在丰城的长堤上走过
堤下是泥沙,陈旧的黑船和迷茫的赣江
没看见雾,我就是一团平静的雾
瘦长,在长堤上走过
然后蹲下来,细细地看着草坡上的牛群
想一想牛儿是否也有爱情

天色已晚,我远离城市、报刊和消息
但一小时有一列车,轰鸣着
冒着空气的尖锐前进
这时我想起一个女人
眼睛勾勾的,从暗中递过来
“我爱你”那天气里声音就这样清晰

池塘就在不远,水上的鸭子白得透明
二只,三只,全在透明的水下
表达静静的痴迷
四月啊,这沉默的嘴唇已有了醉意
如果是秋天呢
如果秋天的刺球滚落
抬头望去的水浪,是否会怀着阵痛的惊喜?
0

爱的鞭

祝你订婚的花篮 弯曲的藤条
曾插满美丽的花
如今花凋谢了 花篮蒙一层灰尘
我以颤抖的双手
剥去卷贴藤条的银箔纸
裸藤条弄直劈成三尺的家法
慈爱及责己
爱与怨 满怀沸腾
最小的女儿啊
你可知道「母爱如海」的比喻
无须我说「如何地爱你」
你该知道「逆女」的态度
必须我来教训
自从你未成熟的十八岁 曲解了母爱 自由 民主
忘却了东方美德是「孝」行
不愿让你背着「不孝顺的女儿」的名出嫁
尽管你认为我是老朽的思想
以野蛮的行为 鞭打你
当鞭打下的刹那
疼极的心流泪
求神赐助汝 反省 觉悟的一念
爱的鞭唤你 重回母亲的怀抱哭泣


编注∶写于一九六七年五月十四日母亲节。
0

一日又见庞德

1

一日又见庞德,此一日平静异常
太阳堕落成冷冷的黑月
那冰封四壁的小屋,一个蓝色的女孩
在啜泣
她的眼泪挂上庞德的围墙
像风吹寒叶,那声响令人颤栗

(我一边听马勒,一边读庞德
边听边想)

他的总谱包裹着一座山
那座山,因此起舞
他,还向我低下他的头
弯下他的腰脊

那座山躺在床上,而诗人的最后一次性交
没有爱,没有恨,
没有意象,也没有血

他的腥液固化为昼夜的囚笼
而水泥地上绽开的梦魇,呼唤着
战争,战争

于是,一个渺小的诺曼底镶入他的眼帘
巴顿们像秋天一样漂浮

固然,失败的光环今天还在闪亮
但他蓝色的皱纹里,光已复灭
圆形文字的诗人早已入监
被囚禁的斜塔,一节节为他陷落
陷落在没有爱,也没有恨的
一个没有日期的日子

迎他而来的那朵玫瑰,则救他出海
条件是,必须把他的骨胳
变为龟裂成行的汉字

但丘吉尔滚动的叫嚣依旧黑暗
今天,“美军第五十军沿意大利……扫荡”的故事
被放进庞德敲打的死去的键盘
死亡的诗歌突然复活
宛若死去的斜塔
伸出一只新生的手臂

(现在我听到马勒
无我,无他,无你
萨尔茨堡的老酒屋
空气中诗味弥漫)

这一天,是谁让我见到这个罪犯
2000年4月,一个平庸的日子
他,从平庸中递给我无数的宝石
他,用无数被他无限分割的时间
缔造背叛的光
来迎救诗

而道光束里,充满了罪衍和空虚
在此坚实的空虚里谨见大师
当然是我的庆幸
一如两条死鱼漂在海上,把大海带进蓝色的死亡
那是我从鱼尸上划进大海的喜日
我们的死亡,全身落满了鲜花和日光

(而马勒,再现了我们的遭遇
他,不单单看见我们
还看见海以外的溪流,笛孔,和海妖
还有那一颗不再放光的太阳)

2



盎格鲁撒克逊击鼓式节奏
砰砰响
但他抑制住诗歌的声音
用他伸出囚笼的手
阻挡游动的悬崖
一个方正的意象指天为地
闯入我的眼前
而紫禁城死去的宝座
却死也不响

我藏好他的影子钻进地铁
巴黎和北京的日子
涂抹成一副招贴画
老叼车衔着一颗列宁的人头象
一把劈砍托落茨基的利斧
一跳一跳地径自打开地铁车箱
于是在地下的漫漫长途上
我们一时间听不到
已被改装的教堂的钟声————

砰砰响
成为旧时代的产物
1968年和1966年今天仍在说“不”
一个早已衰败的红卫兵下降巴黎
他似乎扶起诗人的尸体
把地下的鼓声再度敲亮
而坟墓中的诗人 震惊之余
只好躲进另一个坟地
燃起另一柱香

请不要把那个原始的庞德轻易推入
革命广场
固然他的诗体光芒犹在
他的节奏有时还是会砰砰响
但是乌托邦毕竟死亡
残忍的四月
初春的雪
染红夕阳




3

那还是昨天的事,我们都被关进监狱
我,已死在我的身体被释放的那一刻
一如轻烟,穿着一身烟衣漂然而去
不像你,你的自由擒获于你的监禁
一团无可定形的风暴,现在已被固定
囚笼随你,慢慢地生长出诗的铁栅栏
一个大世界,拖着旗织卷进你的心
是的,那时,我还是一个革命的孩子
我无知于我的白发将伴同革命的反面
一刀一刀,蚀刻着墨玉般的乌托邦
像为你的罪行,包裹缪思的白衣白裙
我,行走在从罗马到南京的小小的曲径上
你的囚笼,分裂出一个个球型水晶
诗歌被镶入牢房的日子既光辉又黑暗
黑暗的秩序,因你的生存使异数燃彩
一如辛德勒仰天问日,与上苍聚谈善恶
1967年的夏天,我虽然听到红轮滚滚
但天国的方向,只牵连于蛇尸般的地平线
我们以诗句点亮的世界,本是一场虚构
但念念不忘的水晶球还是传来你的音信
于是我们一起乘船渡海,诗行漂浮在海上
滚动的庞德钻进浪花,也钻进枯干的汉字
他的登岸,为我们带来东方真正的图兰多
看啊!这人,他以铁条编成的总谱像一块云
沉溺,上升的人们在水中搅拌成东,西方
所有放舟而去的我们,去而归,归而去
我们的彼岸,是此岸的最终的墓地与摇篮
我们自我埋葬的魅力,让他惊谔让他哭笑
于是,他的歌谣传布着一种天堂之恶
请把乘有玫瑰的酒杯拿在我们地手里
请求大师以他特有的宽容容纳我们大家
因为只有他,才能在有毒的血液中蒸腾其灵魂
并围拢我们如此伟大而渺小的世界,于诗囚

不要再在地狱里让我们的灵魂无限期地等待吧!
我们再也不会接受魔鬼交给我们的礼物;“未来”
0

破旧的华裳

1/街道上呼吸的人

这些平常的肤色
在纸币的传递中
闪耀发光
那些有梦想的人
打开门窗
被五月的梅雨弄得
心肺潮湿

华丽衣服下的女人
把青春攥在手上
经过街心花园
斜眼看天
一片彩云
多象即将到手的钞票
露出来的皮肤
滴着水
路上的人个个心怀鬼胎

这个装着女人欲望的城市
第一个要离开的人
带着女人身上的许多妩媚
带着南方的潮湿
钻进火车
把被女人抚摸的舌头藏住
回到那个叫妻子的人眼前
重新做人

欲望粘着天上的水波
谁能够逃脱
她用宽大的身体
覆盖着你的大脑
顺着你的口袋
顺着你暧昧的心思
她已在你的血液里
凯旋而归

五月的梅雨呀
涨水涨到心口
在混浊的水面上
灵魂发出邀请
主人,去吧
跳进苍黄的河水中
给我找个伙伴
那些在房门后的亲人
他们不知你的所为
洗一洗
给天空一些钞票
让河水交换你的血液
你又可以活在城市的中央
两耳听东西
你的声誉
象蓝天的白云
而潜伏的欲望
可以用钱盖住
走到那些衣服华丽的女人前
谈好价钱
比如温暖几元几角
然后顺着夜色
忽略刚才那些激动人心的华裳
进入进入
一片新的天地
在那里
你是短暂的王
戴着无数顶王冠
水洗涤你的肌肤
以及肌肤涵盖的一切
城市里狭隘的生活
在此夜奇迹般扩大
你和天地化为一体

纸币吟唱
在你的身体上
化作暖流
象青春流过
城市变得象嫩笋子
乳房结实的人呀
用牙签挑出血红的舌头
她的手掌里
有一个放金子的地窖
那里装着半生的给养
它们将来替代
此刻闪光的身体

你们这些夜色中的人呀
沉睡中过了千年
街道上繁华的样子
又来了新嫩的皮肤
以及巧妙包裹它的华裳
皮肤是物质
华裳是精神
人们同时抵达概念的桥头
交易默契
世界井然有序


2/民间的长城

麻将牌里的智慧
在雨天层出不穷
摸到东风的女人
桌子下的腿修长
她纤细的手指
把眼前的金钱赢过来
这样过了满满的一天
不偷不抢
不出卖肉体
她今夜一定足以自慰

四个人坐在桌子边
洗牌的声音最动听
那是秀才们说的天籁呀
我们转眼摸到九万
等待九万的人呀
眼睛发红
身边的看客
顺带瞄了一眼女人的嘴唇
比嘴唇更多情的那些地带
全在洗牌的声音里

这是民间的长城
她们个个都是能工巧匠
指头上各种含义
比夜里的躯体更丰富
朴实的女人们
只是要度过这一天
那些准备花钱介入的人呀
哪里知道砌城的乐趣

街道上的阳光
象最懂风情的男人
照着女人身上的各种首饰
以及手臂挥动的过程
还有那些散发青春的部位
打出一些牌后
青春就耗尽了
抓牌的手
一开始失去了戒指
接着失去了光泽
最后不是手指
象夹菜的一双筷子

长城到了家门口
女人的心思
一脚就踩到你心肺里
天上要下金子了
我们愿意把天下的男人
暂时换成金子
金子涂抹着妩媚的脸呀
然后请男人回来
他们伸手摸一摸
金子一样的脸蛋
怎么不叫他心慌


3/雨水下的渠道

风声中藏着秘密
大自然包围城市
走在街道上的谷雨
把直立走动的人
称呼为“稻子稻子”
田野又是插禾的日子
城市却傍着晚雨
晚雨中的女人
爱恋着自己的身体

街道上的出租车
装着稻秧
装着潮湿的金钱
稻秧变作粮食
金钱掩埋体面的一生
他们等候在雨中
玻璃映衬出饥寒的脸
每一个出现在门边的人呀
金子一样送来温暖

雨水何时停下
路面上寂静无人
隔着玻璃
我看见了世界
世界只是一副图画
女人打着伞
男人在后边追赶

声音是雨夜的清香
我们闻到了异地的芬芳
地壳里的魔鬼
好像就在身边
一只手正伸向我的口袋
那个温暖的口袋
住着多少温暖的女人
大地一夜之间
变得空空荡荡
只有我的车子
停在十元的钞票上
它想翻动身子
跟亲密的女人靠得更近
玻璃上嬉戏的雨水
它们没有家园
把我当作玩具
使它们的夜晚婀娜多姿

在城市的背面
在纸币的干爽的一面
我的家人正健康
她们远离雨水
女人一定站在窗口
呼唤雨水中的男人
我在积累今夜的最后一张纸币
不管它有多么潮湿
屋檐下藏不足那么多的人
她们会慢慢向我投降
手指将魔力沾染的纸币旋转
她们湿漉漉的肉体
此刻更加多姿
这种最佳状态不能浪费
快点快点到男人的身边
这样我会有更多的纸币
轮子上的每一个人都获得快乐

房屋板着脸孔
在水面上
尽是一些哭脸
只有光线温暖
使人类看到了自身的伟大
离开雨夜的人呀
她的躯壳是否干燥
那些占据口袋的金钱呢
撒满在黑暗的路上


写作后记:
诗歌的形式仿佛很难带来更大的满足,刻意
去追求那些隐藏的形式,使创作的过程显得
困惑。李白和杜甫,在熟知的框架中,尽情
地飞奔,那些发自内心的句子,一定不求得
某种未知的显赫。抛弃诗歌的这些“副作用”,
诗人才获得真正的身份,创作才显得健康。
诗歌只是一种传达方式,它的功效却是诗人
所难以控制的,只要在写作的过程中,诗人获
得某种阵痛或者愉悦,诗歌就完成了“任务”。
诗歌的交流,要不断地突破各个“圈子”,很
有可能这个时代,一首诗都不留下,诗人不
要有太大的奢望。叮嘱我们的那些诗人,生活
首先要顺利,不要渴望未来的发迹。
宜春,2001/04/30
0

出国

报班、考G、护照、签证,象
经历了十月怀胎,他向命运的子宫
射入的英语,终于发育成一张机票

在盛夏时节呱呱坠地。而此时
他突然变得象一个不愿承担责任
的父亲,捏着这张天堂通行证

不知如何处理:他预感到那枚
被改变生活的愿望压破了外壳的
厌世的核弹,即将在一夜失眠之后

轰然引爆。他甚至已经听到
多年淤积的烦闷象灾祸之前
恐慌的鼠群,正沿着血管内壁

不安地跑动。务必让它们
保持镇定!他冲进浴室
象防暴警察举起高压水枪,他将

淋浴喷头对准了正在向大脑
请愿游行的心脏。他狠狠地
搓着皮肤上几块失恋的阴影

如果孤独能够象垢甲一样渺小
一点一点从擦澡巾下掉落,他兴许
会及时结束这场灵魂对肉体

的内战。而事实上当水逐渐变冷
他却开始无休止地出汗,他不得不
一直重复着搓洗的动作,直到浴缸

泛滥成“新东方”单词书上的苏必利尔湖

0

呼吸的人

1
说一说,呼吸的人
这气息,是不是有些急促

山岗上谁一念即醒
红花里血脉更张
滴一滴,呼吸的人
那醒的血
是一个恶棍
花芯上打滚

死了
死了

我见到的呼吸的人
都不会说话
去年随我回老家
红墙下转一转
要踩围墙下的花

呼吸的人,你真的死了
呼吸的人,死了也不是碑上的人

2
听一听我的谶语
北洼高,南山低

3
呼吸中的手掌
捏紧了力量
死了
也要去南方
雾里来雾里去
都是在呼吸中

我一伸手握到了呼吸的人
他的体积象棉花堆
他的重量象橡皮筋

4
呼吸再一次急促

“天空要爆炸
不能不说话
不是说你这样的
要速度更快,象海水升潮”

我的同伴提着闹钟
来到这遍地红花草
呼吸的人,不要急
时间已经被掐住

头顶着天,青春
在这里,耐心地坐着

(1999)
0

鸟儿惊动的这个黄昏

鸟儿惊动的这个黄昏
点亮四周模糊的柏树
预感临头的园丁
巩固快要滚落的石块

蜡烛的气味在早晨升起
舞蹈的尘埃迷住了他
回想所有恐怖的岁月
已经化为岁月的恐怖

窥探者盲目的奔走
把我们的精力消耗殆尽
头脑空空的夜晚
让房屋的建设者自言自语

仿佛这一生只剩下
一条无法看齐的直线
是臆想中不在的青春
为你勾画更虚幻的图景
0

寂静的大事

晴朗的双手,粗糙的花边
穷人的大事多么寂静
责任又多么重要

机杼有效地选取或退避
时间被反复地延迟
青春横跨阴影
花冠转向北方
难以想象的薄暮
在风雪里冻结

顺从无休无止
羞辱无人知晓
唯有灵魂的幸福融化时
我们彼此相知的肉体
才是动人心弦的表达
0

因果

在两昼夜的夹缝间
在停留于窗外的感光箔片上

她醒来

第二天四周发麻
静得针尖直闪
0

狐狸中的狐狸

你可能要到我这里来
你并不知道我是否在此
你按照惯例,准备等待
你的行动内部仿佛
早有一条常规的走廊

我也习惯了在你身边的另一条路
隐藏,在寂静的花朵后面
如今,我多么容易感到自己
已不再是你的,而仅仅是你的
狐狸中一只逃离的狐狸

当我的周围只能用假设来证实
我的眼睛确实看见了你
已掠过那扇门
我又是多么容易为自己
又要现出身来感到欢乐

0

土地的恋歌

 一
土地是我们的
需要善加珍爱

即使风暴来袭
恶水惊魂
伤痕累累,仍然是
我们至死珍爱的土地

 二
掬一把芬芳泥土
故乡啊!永恒的恋人
请聆听我的歌声
一如当年
您用期盼的双耳聆听我的诞生∶

 三
冰雪未融
表面静寂的地层下
微微有声音喘息
渴望出土的瞬刻
那是生命在蠕动、屈伸、挣扎
那是力和美结合的雀跃

我们也跟着雀跃
万物拉开嗓子
用新制的芦笛
迎接春天

春天穿一袭鲜丽的彩装
婀娜  地飘来
众人的眼睛睁亮了
众人的双手劝勉了

 四
我们
在无遮拦的殿堂
围观阳光丰盈的庆典

灿烂的殿堂
有金黄的景致
有婆娑的乐舞
有快乐的鸟呜
有欣然的生长

经过浸礼后
我们把阳光这古铜色的外衣
罩在众人关切的希冀上
让明日进行开怀的收成

阳光,温柔纤指般的阳光
我们在闪亮的殿堂
感恩地
虔诚膜拜

 五
不曾想过
秋,竟在这土地上
拓展如此耐看的景色
头白的芦苇
恒是摇首或点头
金黄的田亩
万顷波浪傲示丰饶
原野上
依旧一片欣悦的生机

秋天,秋天刚到
我们的仓廪充实了
秋天,秋天刚到
我们畅饮季节甜美的果酱
秋天,秋天刚到
我们急于甩脱心头的秋意

 六
寒流未来
炉火已旺
冬晚的酣醉中
有雪,无雪
我们都在传递温馨

有热度的火种
如同蔓藤植物
缠绕整片可爱的大地

冬晚的酣醉中
我们谛听到
远方有众人兴奋的讯息

 七
广厚坚实的土地
四时轮唱无比缱绻的恋曲

以爱的孔汁
呵护我们偶而受伤的心灵
滋养我们日渐茁壮的躯体

   八
掬一把芬芳的泥土
故乡啊!永恒的恋人
请接纳我的歌声
一如当年
您用厚实多茧的手掌接纳我的诞生
0

预感如果还有未来如果一切还要继续……————题记

那是一个前生的硬块
在肉体的某处蛰伏
滞留在躯壳里的一定不是你
你一直在途中 于是
疯狂繁衍的欲望结不出
黎明的果子

生活的水迹被擦去之后
我们的存在缺少了必要的滋润
除此之外 眼睛里的空洞
加剧了堕落的速度
我们提前的到来导致空气稀薄
留在体外的呼吸能否经历
这漫长的远离

所有的这些并不是你所仰望
不是 绝对不是

时间的牙缝间总会遭遇意想不到的
饥饿 狼藉的路口足以消化
整个秋天的经历 炉膛开启又关闭
总有一些事物会留下来 而谁会为你
守口如瓶 守身如玉

其实那张床一直空着
白色的床单一尘不染
迟疑了无数次终于还是走开
许多年来 你对那张床
总是念念不忘 并设想着他躺上去的
姿势以及与此有关的情景

把手松开 让掌纹各奔东西
你确信时辰未到 一切还将继续
你体内的硬块仍将健康地
成长 你期待的穿越属于未来的
隐秘 你将与未来擦肩而过
所有打开的灯盏迎面而来
你落荒而逃
没有人能够解剖你身后坚实的
黑暗


1997.10.30.夜
长沙。雨花亭
0

无题(四)

隔江泥衔到你梁上, 
隔院泉挑到你怀里, 
海外的奢侈品舶来你胸前; 
你想要研究交通史。 
昨夜付出一片轻喟, 
今朝收你两朵微笑, 
付一支镜花,收一轮水月…… 
我为你记下流水帐。 
0
页次:99/99 每页50 总数4923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