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轻轻的喧响声》

俄国:纳博科夫

这是一座海滨的小城,

当你在阴云密布的夜晚,

伤感地顺手推开窗棂,

轻轻的喧响声来自天边。

 

你侧耳谛听,仔细分辨,

海在喧响,海思念陆地,

你的心关注夜海波澜,

对倾听的心须倍加珍惜。

 

一整天听不见大海涛声,

白昼不请自来业已消遁,

就像玻璃板上酒杯空空,

叮叮咚咚地响了一阵。

 

再次置身于无眠的寂静,

你把窗扇尽情地敞开,

这世界广阔而又安宁,

你可以独自陪伴着大海。

 

静夜中并非倾听海涛声,

我用心聆听另一种喧腾:

那是祖国轻轻的喧响声,

是她的呼吸,她的律动。

 

喧响中的口音各有差别,

那么亲切,却突然沉寂,

有人吟唱普希金的诗歌,

而难忘的松林如诉如泣。

 

喧响中有慰籍也有欢欣,

有对放逐者的深情祝福。

然而白天听不见这声音,

嘈杂的白昼总忙忙碌碌。

 

不过在午夜的沉寂时刻,

不眠的耳朵会久久聆听,

聆听着祖国和她的动静,

聆听她永生不死的心灵。

 

1929



0

原文《》

by

音韵生涯短暂

纳博科夫

音韵生涯短暂,如残霞云霓,

我的诗句力避荒腔野调,

我的后世子孙个个目光挑剔,

未必记得我外号叫飞鸟。

 

我们将在页末的附注中生活,

怎么办? 缪斯,我的生命……

我不能出声,不能向人们诉说

对上帝应当要心怀虔诚。

 

透过我们五彩缤纷的窗帘,

波浪状的圣灵将会显现;

昼夜盛着生命泉与星光酒,

它们是两只神奇的玉碗。

 

不能出声,不能说话,随即

我会忘记我苍白的霞光,

我把自己的余辉奉献给少女,

这姑娘头一个把我遗忘。

 

纵然如此,缪斯,我幸运……

你温柔安静,我不悲戚,

不理会日常歌声的纷繁杂乱,

你以为那是多余的词句。

 

1923

1

头顶是雪光

纳博科夫

头顶是雪光闪烁的峰巅,

面对这些落叶松与云杉,

在我看来,生存的屈辱

尚可忍受,不怎么讨厌:

 

也许显得有些呆板单调,

但无疑生活得更有尊严,

在此地了却不幸的一生,

距离我的永恒十分遥远。

 

1965

1

眼珠

纳博科夫

一个人终于浓缩为

一只巨大无比的眼珠,

没有脸,没有额,没有眼睑,

身体的侧面轮廓更是看不见。

 

有恃无恐地俯视大地,

(它完全不像那张笑脸,

笑脸从汪洋大海中升起,

一团火焰,闪耀着光斑。)

 

这眼珠看不见山,看不见浪,

看不见清澈明亮的海湾,

看不见云中无声的摄影机,

看不见庄稼和葡萄园。

 

当然,它不看食堂的角落,

也不看亲人们脸色如铅——

它在寂静中转动、巡视,

却对一切都视而不见。

 

永恒与物质已失去界限,

想必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万事万物都不用大写字母,

超凡入圣的眼珠何必再看?

 

193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