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一切都已结束

普希金
一切都已结束,不再藕断丝连。
我最后一次拥抱你的双膝,
说出这令人心碎的话语,
一切都已结束——回答我已听见。
我不愿再把你苦追苦恋,
我不愿再一次把自己欺诳;
也许,往事终将被我遗忘,
我此生与爱情再也无缘。
你年纪轻轻,心地纯真,
还会有许多人对你钟情。
2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7

随时间而来的真理

叶芝
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的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3

光的到来

马克·斯特兰德
纵然这一切姗姗来迟:
爱的到来,光的到来。
你醒了,蜡烛也仿佛不点自明,
星星集聚,美梦涌入你的枕头,
升起一束束温馨的花香。
纵然迟到,周身的骨头照样光彩熠熠
而明日的尘埃闪耀着进入呼吸。
4

致凯恩/致克恩

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失去了神往,失去了灵感,
失去了眼泪,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爱情 。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10

当你老了

叶芝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32

我曾经爱过你

普希金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
5

致大海

普希金
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大海!
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翻滚着蔚蓝色的波浪,
和闪耀着娇美的容光。
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
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
你忧郁的喧响,你的急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
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徬徨,
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
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
那低沉的音调,深渊之声,
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
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
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
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
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
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
就会沉没多少渔船。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
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
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
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
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
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
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一面峭壁,一座光荣的坟茔……
在那儿,多少珍贵的思念
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
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
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
紧跟他身后,另一个天才,
像滚滚雷霆,离我们飞驰而去,
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长逝了,自由失声哭泣,
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汹涌奔腾吧,掀起狂风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礼赞!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
他身上凝结着你的精神,
像你一样,磅礴、忧郁、深远,
像你一样,顽强而又坚韧。
大海啊,世界一片虚空…………
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
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
哪儿有幸福,哪儿就有人占有,
不是教育,就是暴君。
再见吧,大海!你的雄伟壮丽,
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
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聆听……
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
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
我将带走你的岩石,你的港湾,
你的声浪,你的水影波光。
4

愿望之火

普希金
愿望之火在血液中燃烧, 
我的灵魂已为你刺伤, 
吻我吧!你的亲吻 
比美酒和香脂更甜更香。 
当欢乐的一天逝去, 
走来了夜晚的暗影, 
把你温柔的头靠在我的怀里吧, 
让我也能够睡得安静。
                      1825
2

夏天过去了

纳伊姆·弗拉绥里
夏天过去了,
夜莺已不在树梢啼鸣。
叶落花飞,庭园凋零,
冬天即将来临。
原野盖上了第一场白雪,
枝头落下了最后几片枯叶--
四野茫茫,一片荒凉,
大地沉入了梦乡。
鸟儿不声不响,田野静悄悄,
只有我这颗心片刻不能安宁。
你在哪儿?怎样把你寻找?
我将永远呼唤着你,满怀酸辛。
5

湖——致——

爱伦·坡

我命中注定在年少之时

常去这荒芜世界的一隅,

现在我依然爱那个地方——

如此可爱是那湖的凄凉,

凄凉的湖,湖畔黑岩磷峋,

湖边还有苍松高耸入云。

 

可是当黑暗撒开夜幕

将那湖与世界一同罩住,

当神秘的风在我耳边

悄声诉说着蜜语甜言——

这时——哦这时我会醒悟,

会意识到那孤湖的恐怖。

 

可那种恐怖并不吓人,

不过是一阵发抖的高兴——

一种感情,即便用满山宝石

也不能诱惑我下出定义——

爱也不能——纵然那爱是你的。

 

死亡就在那有毒的涟漪里,

在它的深渊,有一块坟地

适合于他,他能从那墓堆

为他孤独的想象带来安慰——

他寂寞的灵魂能够去改变。

把凄凉的湖交成伊甸乐园。

0

眼珠

纳博科夫

一个人终于浓缩为

一只巨大无比的眼珠,

没有脸,没有额,没有眼睑,

身体的侧面轮廓更是看不见。

 

有恃无恐地俯视大地,

(它完全不像那张笑脸,

笑脸从汪洋大海中升起,

一团火焰,闪耀着光斑。)

 

这眼珠看不见山,看不见浪,

看不见清澈明亮的海湾,

看不见云中无声的摄影机,

看不见庄稼和葡萄园。

 

当然,它不看食堂的角落,

也不看亲人们脸色如铅——

它在寂静中转动、巡视,

却对一切都视而不见。

 

永恒与物质已失去界限,

想必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万事万物都不用大写字母,

超凡入圣的眼珠何必再看?

 

1939

0

囚犯

索因卡

灰暗,面对稀疏的浅草

被扬起,潮湿的苔藓,如此滞重的

烟雾中的细缕,躲避

向土地弯卷的利刃,繁殖

灰色的时刻,

以及日子,以及年月,因为

智慧的灰庙不必由我们建造给

发热病的年月,从这里开始,不必

带着眼泪或灰尘,然而这悲哀的嘲弄

思绪,是时刻的逼迫吗?

 

沙漠的荒野,那时,孤独的仙人掌

食人生番是他的爱——纵使在

巉岩和峡谷中间,在跳跃和夜晚的颤栗之间

纵使像遗留的陶瓷碎片以及陷落的

沙暴——暗示已经出现。

 

在这风暴的旋涡中心,一曲挽歌

但并非由此而来。因为那遥远的伴侣

突然被变成陌生人,当风力减弱

中心塌陷,悲哀。而打碎的

陶片躺在地上,闷闷不语——又一次暗示

 

但并非由此而来。他只知道

突然地占有。时间的征服

把无助的他捆缚于每一件灰暗的物体。

 

(马高明 译)

0

“我们生活着 感受不到脚下的

曼德尔施塔姆

我们生活着,感受不到脚下的国家,

十步之外便听不到我们的谈话,

在某处却只用半低的声音,

让人们想起克里姆林宫的山民。

他肥胖的手指,如同肉蛆般油腻,

他的话,恰似秤砣,正确无疑,

他蟑螂般的大眼珠 含着笑

他的长筒靴总是光芒闪耀。

 

他的身边围着一群细脖儿的首领,

他把这些半人半妖的仆人们玩弄。

有的吹口哨,有的学猫叫,有的在哭泣,

只有他一人拍拍打打 指天画地。

如同钉马掌,他发出一道道命令——

有的钉屁股、额头,有的钉眉毛、眼睛。

至于他的死刑令——也让人愉快

更显出奥塞梯人宽广的胸怀。

 

1933.11

 

注:此诗的讽刺矛头直指斯大林,对他的独裁统治进行了无情地揭露。也正由于此类政治诗成了统治者对他治罪、逮捕、流放的根源。

0

舌头

赫伯特

一不小心,我越过她的牙齿,把她那机灵的舌头吞了下去。它现

在长在我身体内,像一条日本金鱼。它拂擦我的心脏和膈,像拂擦鱼

缸的壁,它把淤泥从底部搅起。

那个被我夺去了嗓子的她,睁大眼睛瞪着我盼我说话。

然而我不知道该用那一只舌头对她说──是偷来的那只,还是早

已长在我口腔,过份良好的那只?

达文 译

0

俳句四首

班代拉

时钟敲过四个钟点。

我曾九次起身

把月亮观看。

 

我关上我的房门。

静悄悄去躺倒。

独处的逍遥……

 

我听到……蝉声:

鸣唱中丝毫未流露

它即将死掉。

 

和服在阳光下

晒干。啊死去的孩子

那只衣袖!

 

(丁文林译)

0

在边界

马丁松

沙和海,

朝下看的眼睛。

目光追随着蚂蚁,

思想同它在沙滩上游戏。

海边的黑麦磨着自己的小刀。

蚂蚁爬着,悄悄远离了大海。

袒露的日子,涛声也重了。

 

(李笠 译)

0

沃尔科特

握紧我心房的拳

稍稍放松,我喘息着

光明;但它重又

握紧。我何曾不爱

爱的痛苦?但这已超出了

爱而达到了疯狂。这是

狂人的死抓,这是在

嚎叫着落入深渊之前

紧抓一块突出的非理性岩石。

 

心,抓紧吧。这样至少能活。

(飞白 译)

0

夜曲

阿古斯蒂尼

你的心灵之湖镶嵌在夜中

恰如一片宁静的水晶的织物

由失眠的硕大蜘蛛所织成

雪花石膏杯子里闪亮的水的精华,

使群星闪烁发光的纯净镜子,

在深邃的天空反映出生命的深渊……

 

我是拖着血痕的流浪的天鹅;

我以血沾染了这些湖面而高飞升空。

王央乐译

0

秋天的薄雾

艾米·洛威尔

是一只蜻蜓还是一片枫叶

轻柔地落到水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