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普希金

  普希金,全名: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Пушкин;1799~1837),是俄罗斯著名文学家、诗人、小说家,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世纪俄罗斯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同时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青铜骑士”,代表作有《自由颂》《致恰达耶夫》《致大海》等。

  他创立了俄罗斯民族文学和文学语言,在诗歌、小说、戏剧乃至童话等文学各个领域都给俄罗斯文学创立了典范。普希金还被高尔基誉为“一切开端的开端 ”。出生于贵族家庭,童年开始写诗,在俄罗斯帝国政府专为培养贵族子弟而设立的皇村高等学校学习。学习期间受到当时进步的十二月党人及一些进步思想家的影响。后来发表的不少诗作抨击农奴制度,歌颂自由与进步。普希金的主要作品除了诗歌以外,主要还有中篇小说《上尉的女儿》,历史纪实语的创始人,中篇小说《杜布罗夫斯基》,《别尔金小说集》等。普希金在创作活动上备受沙皇政府迫害。1837年在一次布置的决斗中遇害。他的创作对俄罗斯文学和语言的发展影响深刻。

致凯恩/致克恩

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失去了神往,失去了灵感,
失去了眼泪,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爱情 。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10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7

我曾经爱过你

普希金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
5

致大海

普希金
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大海!
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翻滚着蔚蓝色的波浪,
和闪耀着娇美的容光。
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
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
你忧郁的喧响,你的急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
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徬徨,
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
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
那低沉的音调,深渊之声,
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
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
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
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
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
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
就会沉没多少渔船。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
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
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
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
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
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
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一面峭壁,一座光荣的坟茔……
在那儿,多少珍贵的思念
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
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
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
紧跟他身后,另一个天才,
像滚滚雷霆,离我们飞驰而去,
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长逝了,自由失声哭泣,
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汹涌奔腾吧,掀起狂风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礼赞!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
他身上凝结着你的精神,
像你一样,磅礴、忧郁、深远,
像你一样,顽强而又坚韧。
大海啊,世界一片虚空…………
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
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
哪儿有幸福,哪儿就有人占有,
不是教育,就是暴君。
再见吧,大海!你的雄伟壮丽,
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
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聆听……
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
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
我将带走你的岩石,你的港湾,
你的声浪,你的水影波光。
4

一切都已结束

普希金
一切都已结束,不再藕断丝连。
我最后一次拥抱你的双膝,
说出这令人心碎的话语,
一切都已结束——回答我已听见。
我不愿再把你苦追苦恋,
我不愿再一次把自己欺诳;
也许,往事终将被我遗忘,
我此生与爱情再也无缘。
你年纪轻轻,心地纯真,
还会有许多人对你钟情。
2

愿望之火

普希金
愿望之火在血液中燃烧, 
我的灵魂已为你刺伤, 
吻我吧!你的亲吻 
比美酒和香脂更甜更香。 
当欢乐的一天逝去, 
走来了夜晚的暗影, 
把你温柔的头靠在我的怀里吧, 
让我也能够睡得安静。
                      1825
2

致恰达耶夫

普希金
爱情,希望,平静的光荣
并不能长久地把我们欺诳,
就是青春的欢乐,
也已经像梦,像朝雾一样消亡;
但我们的内心还燃烧着愿望,
在残暴的政权的重压之下,
我们正怀着焦急的心情
在倾听祖国的召唤。
我们忍受着期望的折磨,
等候那神圣的自由时光,
正像一个年轻的恋人
在等候那真诚的约会一样。
现在我们的内心还燃烧着自由之火,
现在我们为了荣誉献身的心还没有死亡,
我的朋友,我们要把我们心灵的
美好的激情,都呈现给我们的祖邦!
同志,相信吧:迷人的幸福的星辰
就要上升,射出光芒,
俄罗斯要从睡梦中苏醒,
在专制暴政的废墟上,
将会写上我们姓名的字样!
1

风暴

普希金
    你看见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吗? 
穿着白色的衣裳,高临在波涛之上, 
就是当大海在风暴的烟雾中喧腾, 
和海岸在嬉戏, 
就是当雷电的金光 
时时刻刻用赤红的光芒照亮了她, 
而风在打击和吹拂 
她飘荡着的轻纱的时光? 
在风暴的烟雾中的大海, 
在闪光中失掉蔚蓝的天空,都是美丽的; 
但是相信我吧:就是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 
她比波浪、天空和风暴,还更漂亮。 
                          1825
1

皇村记忆

普希金
    沉郁的夜的帷幕
    悬挂在轻睡的天穹;
山谷和丛林安息在无言的静穆里,
    远远的树丛堕入雾中。
隐隐听到溪水,潺潺地流进了林荫;
轻轻呼吸的,是叶子上沉睡的微风;
而幽寂的月亮,象是庄严的天鹅
    在银白的云朵间游泳。

    瀑布象一串玻璃的珠帘
    从嶙峋的山岩间流下,
在平静的湖中,仙女懒懒地泼溅着
    那微微起伏的浪花;
在远处,一排雄伟的宫殿静静地
倚着一列圆拱,直伸到白云上。
岂不是在这里,世间的神祗自在逍遥?
    这岂非俄国的敏诺娃的庙堂?
    这可不是北国的安乐乡?
    那景色美丽的皇村花园?
是在这里,战败雄狮的俄罗斯的巨鹰
    回到恬静的怀里,永远安眠。
哦,我们黄金的时代一去而不复返了!
想那时,在我们伟大女皇的王笏下,
快乐的俄罗斯曾戴着荣誉的冠冕,
    象在寂静中盛开的花!

    在这里,俄国人踏着每一步
    都能够引起往昔的回忆;
他只要环顾四周,就会叹息着说:
    “一切已随着女皇逝去!”
于是满怀着忧思,坐在绿茵的岸上,
他默默无言地倾听着轻风的吹动。
逝去的岁月会在他眼前一一掠过,
    赞颂之情也浮上心中。

    他会看见:在波涛当中,
    在坚固的、铺满青苔的岩石上,
矗立着一个纪念碑,上面蹲踞着
    一只幼鹰,伸展着翅膀。
还有沉重的铁链和雷电的火箭  
盘绕着雄伟的石柱,绕了三匝,
在柱脚周围,白色的浪头喧响飞溅,
    然后在粼粼的泡沫里歇下。

    还有一个朴素的纪念柱 
    直立在松树的浓荫里。
卡古尔河岸啊,它对你是多大的羞辱!
    我亲爱的祖国,荣誉归于你!
哦,俄罗斯的巨人,从战争的阴霾中
你们锻炼和成长,你们必然永生!
哦,凯萨琳大帝的友人和亲信,
    世世代代将把你们传颂。

    噢,你战争轰鸣的时代,
    俄罗斯的荣誉的证人!
你看见了奥尔洛夫,鲁绵采夫,苏瓦洛夫,
    斯拉夫的雄纠纠的子孙,
怎样用宙斯的雷攫取了战场的胜利;
全世界都为他们的勇敢的业迹所震惊。
杰尔查文和彼得洛夫在铿锵的竖琴上
    曾经歌唱过这些英雄。

    可是你去了,难忘的年代!
    另一个时代很快地降临;
它看见了新的战争,和战争的恐怖,
    受苦竟成了人类的宿命。
恃强不驯的手举起了血腥的宝剑,
上面闪耀着帝王的狡猾和莽撞;
世界的灾星升起了——很快地燃烧了
    另一场战争的可怕的红光。

    在俄罗斯的广阔的田野
    象急流,驰过了敌人的铁骑。
一片幽暗的草原躺在深沉的梦中,
    土地缭绕着血的热气。
和平的村庄和城市腾起黑夜的火,
远远近近,天空披上了赤红的云裳,
茂密的森林掩遮着避难的人民,
    锄头生了锈,躺在田野上。

    敌人冲撞着——毫无阻拦,
    一切破坏了,一切化为灰烬。
别隆娜的危殆的子孙化为幽灵,
    只有结为空灵的大军。
他们或者不断落进幽暗的坟墓,
或者在森林里,在寂静的夜晚游荡……
但有人呐喊!……他们走向雾迷的远方!
    听到盔甲和宝剑的声响!……

    战栗吧,异国的铁骑!
    俄罗斯的子孙开始行进;
无论老少,他们都起来向暴敌袭击,
    复仇的火点燃了他们的心。
战栗吧,暴君!你的末日已经近了,
你将会看见:每一个士兵都是英雄;
他们不是取得胜利,就是战死沙声,
    为了俄罗斯,为了庙堂的神圣。

    英俊的马儿斗志勃勃,
    山谷里撒满了士兵,
他们一排又一排,为了光荣和复仇,
    义愤的火填满了心胸。
他们一齐向着可怕的筵席奔来,
刀剑要求虏获:战斗在山间轰响,
在烟尘弥漫的空中,刀和箭铮鸣,
    鲜血溅洒在盾牌上。

    敌人败亡,俄罗斯胜利了!
    傲慢的高卢人往回逃窜;
但是,天庭的主宰对这百战的枭雄
    还恩赐了最后一线慰安。
我们皓首的将军还不能在这里
把他降服——噢,波罗金诺血染的战场战场
你没有使那高卢人的狼子野心就范,
    把他囚进克里姆林的城墙!……

  莫斯科啊,亲爱的乡土!
  在我生命的灿烂的黎明,
我在你怀里掷去了多少黄金的时刻,
    不知道忧伤和不幸。
啊,你也曾面临我的祖国的仇敌,
鲜血染红了你,火焰也曾把你吞没,
而我却没有牺牲性命为你复仇,
  只枉然充满愤怒的火!

  莫斯科啊,栉比的高楼!
  我祖国之花而今在哪里?
从前呈现在眼前的壮丽的都城
  现在不过是一片荒墟;
莫斯科啊,你凄凉的景象使国人震惊!
沙皇和王侯的府邸都已毁灭,消失,
火焚了一切,烟熏暗了金色的圆顶.
  富人的大厦也已倾圮。

  请看那里,原来是安乐窝,
  周围环绕着树木和亭园,
那里飘浮过桃金娘的清香,菩提树在摇摆,
  现在却只是焦土一片。
在夏天的夜晚,那静谧美妙的时光,
再也没有笑闹的喧声飘过那里,
树林和岸边的灯火再也不灼灼地闪亮,
  一切死了,一切都沉寂。

    宽怀吧,俄罗斯的皇后城,
  且看那入侵者的灭亡。
今天,造物主的复仇的右手已加在
  他们的傲慢的颈项上。
看啊,敌人在逃窜,连回顾都不敢,
他们的血在雪上流个不停,有如涌泉;
逃啊,——却在暗夜里遇到饥饿和死亡,
  俄罗斯的剑从后面追赶。

  哦,你们终于被欧罗巴的
  强大的民族吓得战栗,
高卢的强盗!你们也竟跌入坟墓。
  噢,恐怖的、惊人的时期!
你到哪里去了,别隆娜和幸运的宠儿?
你曾经蔑视法理、信仰和真理之声,
你傲慢地想用宝剑推翻所有的皇位,
  却终于消失了,象清晨的恶梦!

  俄国人进了巴黎!那复仇的
  火把呢?低头吧,高卢!
可是我看见了什么?俄国人和解地微笑,
  以金色的橄榄作为礼物.
在遥远的地方,战争还在轰响,
莫斯科和北国的草原一样的阴沉,
但他带给敌人的,不是毁灭——是援救,
  和使大地受益的和平。

  啊,俄罗斯的灵感的歌手,
  你歌唱过浩荡的大军,
请在友人的围聚中,以一颗火热的心,
  再弹起你的铿锵的金琴!
请再以你和谐的声音把英雄弹唱,
你高贵的琴弦会在人心里拨出火焰;
年轻的战士听着你的战斗的歌颂,
  他们的心就沸腾,抖颤。
                      1814
1

迟开的花朵更可爱

普希金
  迟开的花朵更可爱,
美过田野上初绽的蓓蕾。
它们勾起愁绪万千,
使我们的心辗转低回。
正象有时难舍难分的离别,
比甜蜜的相逢更叫人心醉。
             1825年
1

我就要沉默了

普希金
我就要沉默了!然而,假如这琴弦
能在我忧伤时报我以低回的歌声;
假如有默默聆听我的男女青年
曾感叹于我的爱情的长期苦痛;
假如你自己,在深深的感动之余,
能将我悲哀的诗句悄悄地低吟,
并且喜欢我心灵的热情的言语……
假如你是爱着我……哦,亲爱的友人,
请允许我以痴情怨女的圣洁之名
使这竖琴的临终一曲充满柔情!……
于是,等死亡的梦覆盖着我永眠,
你就可以在我的墓瓮前,感伤地说:
”我爱过他,是我给了他以灵感,
使他有了最后的爱情,最后的歌。“
0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我的

普希金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它将死去,象溅在遥远的岸上
那海浪的凄凉的声音,
像是夜晚的森林的回响。
在这留作纪念的册页上,
它留下的是死沉沉的痕迹,
就仿佛墓碑上的一些花纹,
记载着人们所不懂的言语。
它说些什么?早就遗忘了
在新鲜的骚扰和激动里,
对你的心灵,它不能显示
一种纯洁的、柔情的回忆。
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
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
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
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1830
0

致娜塔莎

普希金
美丽的夏天凋敝了,凋敝了,
明朗的日子正在飞逝;
黑夜那绵绵的迷雾,
在打盹的影子上弥漫;
肥沃的田野一片空旷,
嬉闹的小溪变得冰凉;
蓊郁的森林愁白了卷发,
天穹显得黯淡而苍茫。

心爱的娜塔莎!你在哪里?
为何见不到你的踪影?
莫非你不愿和知心的朋友,
分享那共同的时光?
无论在波光粼粼的湖面,
还是在芬芳的橡树阴下,
无论是清晨,还是傍晚,
我都看不见你的倩影。

很快,很快,寒冷的冬天,
就要造访森林和田野;
在烟雾缭绕的农舍里,
炉火很快将熊熊燃烧;
但我还是见不到迷人的她,
仿佛笼子里的一只黄雀;
沮丧地独自坐在家中,
深深地怀念我的娜塔莎!
0

请原谅我的爱情

普希金
请听我说 你并没有错
请听我说 我并不难过
纵然这颗心失去了你
却跳动平和 依然故我...
请听我说 我已远走
请用心谛听那些前尘往事
寂静中有个声音却在提醒我,
我曾爱过
我的心爱
请原谅我的爱......已冷却
请听我说:
我只是曾经爱过
我的心爱
请原谅我的爱......已冷却
请听我说:
我只是曾经爱过......
纵然失去了我
但时间 会使伤口愈合
离别之时我的眼神
在你的肩头驻足
可带给你些许暖意
我在屋顶上空留下些微痕迹
今天我要离你而去, 而你却没有听
我的心爱
请原谅我的爱......已冷却
请听我说:
我只是曾经爱过......
我的心爱
请原谅我的爱......已冷却
请听我说:
我只是曾经爱过
0

枉然的馈赠

普希金
枉然的馈赠,偶然的馈赠,
为什么把你给了我--生命?
换一句话说,为什么你竟
被神秘的命运判处死刑?
是谁凭仗不怀好意的权柄
从渺小之中呼唤我降生,
使我的心灵充满了情感,
用疑惑使我的理智焦虑惶恐?
我的眼前茫无目的:
心灵空虚,头脑空洞,
惟有生活的单调的喧嚣
用忧伤折磨我痛不欲生。
0

纪念碑

普希金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在人们走向那儿的路径上,青草不再生长,
它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
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
  
不,我不会完全死亡——我的灵魂在遗留下的诗歌当中,
将比我的骨灰活得更久长和逃避了腐朽灭亡,——
我将永远光荣不朽,直到还只有一个诗人
活在这月光下的世界上。
我的名声将传遍整个伟大的俄罗斯,
它现存的一切语言,都会讲着我的名字,
无论是骄傲的斯拉夫人的子孙,是芬兰人,
甚至现在还是野蛮的通古斯人,和草原上的朋友卡尔梅克人。
  
我所以永远能为人民敬爱,
是因为我曾用诗歌,唤起人们善良的感情,
在我这残酷的时代,我歌颂过自由,
并且还为那些倒下去了的人们,祈求过宽恕同情。
  
哦,诗人缪斯,听从上帝的旨意吧,
既不要畏惧侮辱,也不要希求桂冠,
赞美和诽谤,都平心静气地容忍,
更无须去和愚妄的人空作争论。
0

自由颂

普希金
去吧,从我的眼前滚开,
柔弱的西色拉岛的皇后!
你在哪里?对帝王的惊雷,
啊,你骄傲的自由底歌手?
来吧,把我的桂冠扯去,
把娇弱无力的竖琴打破……
我要给世人歌唱自由,
我要打击皇位上的罪恶。

请给我指出那个辉煌的
高卢人②的高贵的足迹,
你使他唱出勇敢的赞歌,
面对光荣的苦难而不惧。
战栗吧!世间的专制暴君,
无常的命运暂时的宠幸!
而你们,匍匐着的奴隶,
听啊,振奋起来,觉醒!

唉,无论我向哪里望去——
到处是皮鞭,到处是铁掌,
对于法理的致命的侮辱,
奴隶软弱的泪水汪洋;
到处都是不义的权力
在偏见的浓密的幽暗中
登了位——靠奴役的天才,
和对光荣的害人的热情。

要想看到帝王的头上
没有人民的痛苦压积,
那只有当神圣的自由
和强大的法理结合在一起;
只有当法理以坚强的盾
保护一切人,它的利剑
被忠实的公民的手紧握,
挥过平等的头上,毫无情面。

只有当正义的手把罪恶
从它的高位向下挥击,
这只手啊,它不肯为了贪婪
或者畏惧,而稍稍姑息。
当权者啊!是法理,不是上天
给了你们冠冕和皇位,
你们虽然高居于人民之上,
但该受永恒的法理支配。

啊,不幸,那是民族的不幸,
若是让法理不慎地瞌睡;
若是无论人民或帝王
能把法理玩弄于股掌内!
关于这,我要请你作证,
哦,显赫的过错的殉难者③,
在不久以前的风暴里,
你帝王的头为祖先而跌落。

在无言的后代的见证下④,
路易昂扬地升向死亡,
他把黜免了皇冠的头
垂放在背信底血腥刑台上;
法理沉默了——人们沉默了,
罪恶的斧头降落了……
于是,在带枷锁的高卢人身上
覆下了恶徒的紫袍⑤。

我憎恨你和你的皇座,
专制的暴君和魔王!
我带着残忍的高兴看着
你的覆灭,你子孙的死亡。
人人会在你的额上
读到人民的诅咒的印记,
你是世上对神的责备,
自然的耻辱,人间的瘟疫。

当午夜的天空的星星
在幽暗的涅瓦河上闪烁,
而无忧的头被平和的梦
压得沉重,静静地睡着,
沉思的歌者却在凝视
一个暴君的荒芜的遗迹,
一个久已弃置的宫殿⑥
在雾色里狰狞地安息。

他还听见,在可怕的宫墙后,
克里奥⑦的令人心悸的宣判,
卡里古拉⑧的临终的一刻
在他眼前清晰地呈现。
他还看见:披着肩绶和勋章,
一群诡秘的刨子手走过去,
被酒和恶意灌得醉醺醺,
满脸是骄横,心里是恐惧。

不忠的警卫沉默不语,
高悬的吊桥静静落下来,
在幽暗的夜里,两扇宫门
被收买的内奸悄悄打开……
噢,可耻!我们时代的暴行!
像野兽,欢跃着土耳其士兵⑨!……
不荣耀的一击降落了……
戴王冠的恶徒死于非命⑩。

接受这个教训吧,帝王们:
今天,无论是刑罚,是褒奖,
是血腥的囚牢,还是神坛,
全不能作你们真正的屏障;
请在法理可靠的荫蔽下
首先把你们的头低垂,
如是,人民的自由和安宁
才是皇座的永远的守卫。
1817
0

致西伯利亚的囚徒

普希金
在西伯利亚矿坑的深处,
望你们坚持着高傲的忍耐的榜样,
你们的悲痛的工作和思想的崇高志向,
决不会就那样徒然消亡。
灾难的忠实的姊妹---希望,
正在阴暗的地底潜藏,
她会唤起你们的勇气和欢乐,
大家期望的时辰不久将会光降;
爱情和友谊会穿过阴暗的牢门
来到你们的身旁,
正像我的自由的歌声
会传进你们苦役的洞窟一样。
沉重的枷锁会掉下,
黑暗的牢狱会覆亡,
自由会在门口欢欣地迎接你们,
弟兄们会把利剑送到你们手上。
0

你和您

普希金
她一句失言:以亲爱的“你”
代替了虚假空洞的“您”,
于是,种种美妙的幻想
便浮上了钟情的心灵。
我站在她前面,郁郁地,
怎样也不能把目光移开;
我对她说:“您多么可爱!”
心里却想:“我多么爱你!”
0

塔吉雅娜给奥涅金的信

普希金

我正写信给您,接下来,
还能向您倾诉些什么呢?
现在,我知道,您将以您的轻视
随意惩罚我。
但假如,在您的心中还有一分一毫的同情,
您就不会对我置之不理。
我原想保持缄默,
然而请相信:您本将永不知晓我的羞耻,
您本不知我曾满怀着希望,
哪怕只是偶尔,哪怕一星期只有一回,
在我们乡间见到您,
只盼着听到您的一番话,
与您说上只言片语,随后,
寤寐思服,辗转反侧,日日夜夜
只盼着一件事,直到下一次相见。
然而,听说,您桀骜清高,
在这偏僻之所,您兴味索然,
而我们...我们丝毫没有表露心迹,
即便如此我也全心全意地欢迎您。
为何您来拜访我们?
在这偏僻的被世人所遗忘的村落。
我本不会认识您,
也便不会品尝到这相思的苦果。
一颗不食烟火的心躁动难安,
只肯向时间臣服。(谁知道呢?)
我本会找到合意的朋友,
我本会成为忠实的妻子,
和善良的母亲。

另一个!... 不,在这世上
我原本就不会将我的心交予任何人!
这一点应当听从高高在上的建议的差遣,
这是上帝的旨意:我是你的,
我将用我的一生当做赌注,
只为求得与你的一次邂逅。
我知道,你是上天派来的使者,
你是我至死不渝的守护神,
你一次一次出现在我的梦景里,
不露声色的,你已成为我的亲爱,
你美妙的眼神使我心神不定,
你的声音萦绕我心,
许久...不,这不是梦!
你只一进来,我刹那便认出了你,
我几近晕厥,浑身发烫,
在心里不停地说:正是他!
难道不对吗?我感受你的每一丝气息,
同你在四下无人处谈话。
当我接济穷人,或是
为那凡俗的心灵的苦闷祷告宽慰时,
在那一瞬息,
难道不是你,在纯粹的暗夜中闪现的那
惊鸿一瞥,
寂静无声的降临在我枕边?
难道不是你,携着欢愉与爱意,
向我窃窃私语幸福的憧憬?
你是谁?是我的天使守护神
还是偷心的圣手撒旦?
请准许我疑虑,
或者,这一切到头来只是空想,
是一个天真心灵的的自欺!
或许应当完全是另一种情意,
但怎会如此!从今往后
我将我的命运托付于你,
在你面前我泣涕涟涟,
祈求你的呵护,
请你想想吧:我孤身一人,
在这里没人倾听我的心声,
我的理性之魂已苟延残喘,
打算在孤单寂寥中了此一生。
我等着你:只要一瞥,
我心中的憧憬便涅槃重生,
亦或,唉,只要一记责难便可
使我从黄粱一梦中惊坐起!
就此搁笔吧!我羞于重读,
羞耻和恐惧逐渐消褪,
但您的名誉于我伟岸,
我勇敢地将向它吐露真言...

0

樱桃

普希金
翻译暂缺
0

冬日的夜晚/冬天的夜晚

普希金

风暴吹卷起带雪的旋风,
像烟雾一样遮蔽了天空;
它一会儿像野兽在怒吼,
一会儿又像婴孩在悲伤,
它一会儿突然刮过年久失修的屋顶,
把稻草吹得沙沙作响,
一会儿又像个迟归的旅客,
在敲着我们的门窗。
我们的那所破旧的小茅屋,
“又黑暗,又凄凉。
我的老妈妈,你为什么沉默无语地靠在窗旁?
你,我的朋友,
是风暴的呼啸声使得你困倦
还是你自己的纺锤的喧响声,
把你催进了梦乡
我们来同干一杯吧,
我不幸的青春时代的好友,
让我们借酒来浇愁;
酒杯在哪?
这样欢乐马上就会涌向心头。
唱支歌儿给我听吧,
山雀怎样宁静地住在海那边;
唱支歌儿给我听吧,
少女怎样清晨到井边去汲水。
风暴吹卷起带雪的旋风,
像烟雾遮蔽了天空;
它一会儿像野兽在怒吼,
一会儿又像婴孩在悲伤。
我们来同干一杯吧,
我不幸的青春时代的好友,
让我们借酒来浇愁;酒杯在哪儿?
这样欢乐马上就会涌向心头。

0

冬天的早晨

普希金
严寒和太阳,真是多么美好的日子!
你还在微睡吗,我的美丽的朋友——
是时候啦,美人儿,醒来吧:
睁开你为甜蜜的梦紧闭着的眼睛吧,
去迎接北方的曙光女神,
让你也变成北方的星辰吧!
昨夜,你还记得吗,风雪在怒吼,
烟雾扫过了混沌的天空;
月亮像个苍白的斑点,
透过乌云射出朦胧的黄光,而你悲伤地坐在那儿
现在呢……瞧着窗外吧:
在蔚蓝的天空底下,
白雪在铺盖着,像条华丽的地毯,
在太阳下闪着光芒;
晶莹的森林黑光隐耀·
枞树透过冰霜射出绿色,
小河在水下面闪着亮光。
整个房间被琥珀的光辉照得发亮。
生了火的壁炉
发出愉快的裂响。
躺在暖炕上想着,该是多么快活。
但是你说吧:要不要吩咐
把那匹栗色的牝马套上雪橇?
滑过清晨的白雪,亲爱的朋友,
我们任急性的快马奔驰,
去访问那空旷的田野,
那不久以前还是繁茂的森林,
和那对于我是最亲切的河滨。
0

我又重新造访/我又一次造访

普希金

               ……我又重新造访了
土地上那个角落,我曾在那里
度过默默无闻的两年流放生活。
自那时起十年光阴已流逝而去——
生活在我身边发生了许多变化,
而我自己,听命于普遍的法则
也已改变——但再次回到这里,
往昔的一切活生生地将我拥抱,
就仿佛昨日的傍晚在这树林中
我还曾漫步。

                 这是那谪居的小屋,
我同可怜的乳娘就在这里居住。
老妈妈已经离去了——在隔壁
我已听不到她那滞重的脚步声,
听不见她无微不至的照看料理。

       这边是那林木葱茏的山岗,
我常常一动不动地坐在山岗上,
眺望着湖面,满怀愁绪忆念着
那别处的海岸,那别处的波浪……
在金色的田野和碧绿的牧场间,
湖面泛着蓝光广阔地铺展开来;
一叶扁舟滑过神秘莫测的湖水,
渔夫的身后拖曳着破旧的鱼网。
在湖岸的缓坡之上星星点点地
散布着一些村落——再往远方
立着歪斜的磨坊,顶上的风车
在风中费力地转动……

                           在祖祖辈辈
传下的领地的尽头,是一条路,
路已经被雨水冲激得坎坷不平,
在它折上山的地方有三棵松树,
一棵离得远些,而另外的两棵
卿卿我我地厮靠着。就在这里,
每当我在月光之下骑着马走过,
松树枝头便发出熟悉的沙沙声,
向我打招呼。如今沿着这条路,
我又一次策马而来,在我前方
松树又出现了,它们一切如昨,
我耳边又响起那熟悉的沙沙声——
但是在它们那苍老的树根旁边,
(从前那里只是赤裸的空地)
如今正长起一片片稚嫩的树丛,
这是个绿色家庭,丛生的灌木
俨然苍松的浓荫遮庇下的孩子,
而远处是它们孤苦伶仃的伙伴,
像个年老的鳏夫,在它的身边,
依然空旷如昔。

                        你好,年轻的、
不相识的一族!
我已看不到你们日后成长壮大,
到那时你们会高过我的老相识,
你们将遮掩住他们衰老的头颅,
过路人再也见不到他们的身影。
但让我的孙儿听你们的问候吧,
当他兴冲冲从朋友家畅谈归来,
心中充满令人心旷神怡的思绪,
在夤夜的昏暗中走过你们身旁,
那时他会想起我。
 

0

奥涅金写给塔季扬娜的信

普希金

我已预见一切:我将我忧伤的秘密和盘托出

会使您蒙羞。

您骄傲的眼神将会流露出

怎样使我痛苦的轻蔑啊。

我还希求些什么呢?我将为何

再向您敞开心扉呢?

或许我又将激起

您怎样恶毒的快意

我曾与您萍水相逢,

发觉过您柔情蜜意的星火,

我却不敢相信它:

我可爱的习性竟未一如往常,

也不乐意舍弃自己那

乏味的自由。

还有一件事使你我分道扬镳:

连斯基成了可怜的牺牲品...:

因着一切,凡我所亲爱,

都被我从心中生生撕扯。

孑然一身,无所牵挂,

我想:应当以自由与安宁

替代幸福。上帝啊!

我错得多么离谱,我受到多么严重的惩罚!

不,我绝无法将视线从您身上移开一秒,

我到处跟随您的踪影,

您唇边扬起的微笑,您眉眼里荡漾的波澜;

我用满载爱意的双眸捕捉您,

我久久的倾听着您,全心全意地

理解您的至善至美,

当着您的面我如鲠在喉,

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些...喜不自禁

我已是个多余人:只为您,

我拖着病体残躯四处碰运气;

于我而言一分一秒已弥足珍贵,

而我在徒然寂寥中挥霍了

已屈指可数的命运赐予的光阴,

]它们实则已是这般负累。

我知道:我时日无多,

然而希冀着我的生命延长些许,

我每天清晨都应当怀着期许,

只下午便可与您重逢...

我恐怕:透过这卑以自牧的祈求,

只得以窥探您冷峻的目光,

—您将它视作巧言令色的伎俩,

甚至我听到您不悦的斥责。

您何时才能知晓,这让人贪心的爱情

是如何可怖的煎熬着我的灵魂,

理性之火一刻不停地熊熊灼烧,

竭力平息着血脉中的沸腾。

我多想拥着您的双膝,

嚎啕大哭,匍匐在您足边,

倾诉所有,

倾诉所有,一切的一切,只要我能表达出,衷肠、供认不讳、惩戒。

而与此同时我却不得不以虚情假意和冷若冰霜

来伪装我的言辞和目光

佯装波澜不惊的与您交谈,

以欢欣愉悦的眼光瞧您一眼!..

但是就随它去吧:我已无力

抵抗自己;

一切结局都已写好:我将遵从您

并将我的命运托付于您。

0

塔季扬娜对奥涅金的最终回应

普希金
幸福曾如何近在咫尺,
唾手可得!..而我的命运早已为
上天写好。
或许我曾轻率而为:
母亲含泪恳求我说
对于可怜的达妮娅
所有的命运都指向同一方向...
我嫁了人。我恳求您,
求您离开我吧。
我知道,在您心里仍有
自尊和纯洁的人格。
我曾经爱过您(何须隐瞒?)
但我已将命运的绳索交付他者,
我将生生世世忠于此人。
0

月亮

普希金
孤独、凄怆的月亮,
你为什么从云端里出现,
透过窗户,向我的枕上
投下清辉一片?
你的忧郁的脸容
引起我悲伤的浮想,
和爱情的无益的哀痛;
骄傲的理智难以抑制的愿望
又在我的心头重新激荡。
飞走吧,往事的回忆,
不行的爱情啊,请你安息!
已不会再有那样的月夜,
当你以神迷的光线
穿过幽暗的梣树林
将静谧的光辉倾泻,
淡淡地,隐约地
照出我恋人的漂亮。
情欲的欢快啊,你算什么?
怎能比真正的爱情和幸福,
那种内在的美的欢乐?
已逝的喜悦怎能再往回奔?
光阴啊,那秒秒分分
为什么如此飞速地消逝?
当那朝霞忽然升起
轻快的夜色为何就淡去?
月亮啊,你为什么要逃走,
沉没在那明朗的蓝天里?
为什么天上要闪出晨曦?
为什么我和恋人要别离?
0

普希金
不久前的一个夜晚,
一轮凄清的明月
巡行在迷茫的云天,
我看见:一个姑娘
默默地坐在窗前,
她怀着隐秘的恐惧
张望山冈下朦胧的小路,
心中忐忑不安

“这里!”急急的一声轻唤。
姑娘手儿微微发颤,
怯怯地推开了窗扇……
月儿隐没在乌云里边。
“幸运儿啊!”我惆怅万端。
“等待你的只有交欢。
什么时候也会有人
为我打开窗子,在傍晚?”
                    1816
0

普希金
美梦啊,美梦, 
哪里是你的甜蜜、 
夜间的欢乐,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欢乐的梦 
以失去踪影。 
我孤零零 
在黑暗中 
苏醒。 
床周围 
是沉默的夜。 
爱情的幻想 
忽而冷却, 
忽而离去, 
成群地飞跃。 
我的心灵 
仍充满愿望, 
它在捕捉 
对梦境的回想, 
爱情啊,爱情, 
请听我的恳求: 
请再把我 
送入梦境, 
再让我心醉, 
到了清晨, 
我宁可死去, 
也不愿梦醒  
                      1816
0

在自己祖国的蓝天下

普希金
在自己祖国的蓝天下 
    她已经憔悴,已经枯萎…… 
终于凋谢了,也许正有一个 
    年轻的幽灵在我头上旋飞; 
但我们却有个难以逾越的界限。 
    我徒然地激发自己的情感: 
从冷漠的唇边传出了她死的讯息, 
    我也冷漠地听了就完。 
这就是我用火热的心爱过的人, 
    我爱得那么热烈,那么深沉, 
那么温柔,又那么心头郁郁难平, 
    那么疯狂,又那么苦痛! 
痛苦在哪儿,爱情在哪儿?在我的心里, 
    为那个可怜的轻信的灵魂, 
为那些一去不返的岁月的甜蜜记忆, 
    我既没有流泪,也没有受责备。 
                          182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