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邵燕祥
邵燕祥(1933年6月10日-2020年8月1日),男,当代诗人,生于北京市(北平)一个职员家庭。1945年夏天,从小学进入中学。
邵燕祥的处女作是1946年4月发表在报纸上的一篇杂文《由口舌说起》,批评了习于飞短流长的社会现象。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建国后,历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诗刊》副主编,中国作协第三、四届理事。著有诗集《到远方去》、《在远方》、《迟开的花》,有《邵燕祥抒情长诗集》。
2020年8月1日,邵燕祥去世,享年87岁。

陌上桑

邵燕祥
感谢你给我
嫩嫩的桑叶
我咀嚼陌上的阳光
清明的丝丝雨

为了你作茧自缚
为了你蹈火赴汤
一丝一缕闪耀着
清明雨,陌上的阳光

生命后的生命,随你
走向世界外的世界
千里万里丝绸路
回头望陌上的桑叶
2

《五十弦》第五首

邵燕祥
阴郁的日子
下雪的日子
没有酒是寂寞的
没有碳是寒冷的

你从冰封的路上来
雪天的炭
而我是尘封的酒

你温我 热我 煮我
以你的火点燃我的火
我不忍见你焚烧成灰
你不忍见我横流一醉

窗上冰花如刻
斗室却如春 微醺着
感激与安慰
2

黑石礁生活:海。……这是我的一

邵燕祥
一排云从海那边来了
灰黑的云,挟着风威
驾着成排的浪
紧贴海面而来

从海平线那里来的
搅翻了海平线
以强弩之势
宣告雷电暴雨
即将越海而来

没有防波堤

最后一号肃杀的台风
推着蝠鲼似的乌云
乌云推着海
张牙舞爪猛扑过来

风到之处
岸树折腰
白鸥敛翅
鱼潜深底
几乎一切众生
全都退避了

只有
既不折腰,也不远扬,更不潜水的
忠实的大海守卫者
在冰冷的气流和水流里
以沉默的狂热
渴望在这不是第一次
也不是最后一次的
惊心动魄的肉搏里
体验最大的欢快

由它雷电劈殛
然后一闪而过
由它乌云压顶
然后随风瓦解
由它浊浪撞击在身上
然后一片粉碎

使垂死者惊坐
使失魂者清醒

只是几块黢黑的礁石
满身风浪凿出的瘢痕
粗糙不起眼的黑石礁
从不向大海屈服
也从不背叛大海
2

我召唤青青的小树林

邵燕祥
我召唤青青的小树林 
同我一起到原野上飞奔 

摇一簇早春的新叶 
那是绿色的旗帜 
拽一片细碎的繁花 
桃色的、白色的云 

送一枝新条作教鞭 
给年轻的女教师 
送一枝新条当马骑 
给没有上学的孩子 

跟我一起越过山脊 
化为奔马脖子上的马鬃 
跟我一起踱到河边 
一串串身影落入春水中 

春风轻轻地掠过林梢 
我们一路吹著柳哨 
春风猛扬起我们的头发 
我们狂喜地向前快跑 

跑累了,就搀扶著站定 
在月光下悄悄闭上眼睛 
如果地面被春雨打湿 
那是我们的热汗淋漓 

来吧 青青的小树林 
同我一起到原野上飞奔
2

善良的心啊

邵燕祥
善良的心啊
你要拥抱一切人吗?


会以拥抱你的手
猝然掐紧你的咽喉
登时把窒息的你
掷翻在地
1

断句

邵燕祥
走在
秋天的田野上
我问老托尔斯泰:

一切
成熟了的
都必须低垂着头么?
0

记忆

邵燕祥
记忆说:
我是盐。
别怨我
撒在你的伤口上,
让你痛苦。

把我和痛苦一起咽下去——
我要化入你的血,
我要化入你的汗,
我要让你
比一切痛苦更有力。
0

倔强

邵燕祥
从地狱出来,
便不再有恐惧,
如摈绝了天堂
也便永远不回去。

——要这一股
倔强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