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渭波

渭波(1963-),江西上饶市人,新江西诗派诗人之一。在多种刊物发表诗歌。

十月

渭波
(一)


把一滴泪安葬在田野 重新扬起泪边的刀子和斧子
将愤怒的血丝织一条十月的道路


江山的灰色
已围困了飞天的眼睛
以及千年不散的戏班子


戏场上 几只猴子
抖动精彩的面具
演好太平——太平里的盛世


谁能搬起十月的石头砸破另一个十月
并且亮出比石头更坚硬的骨骼

(二)


十月,我终于看到了一条江和它的浅薄
那么多的青山从上游出发 倒在下游
化为冷却的风景


十月沿岸的城乡交出了五谷 杂粮 灰烬 噪音
和所有的道路
许多向上的层楼还在向上
原有的红石基础
潜伏着暗渡陈仓的老鼠


十月,我
靠近一条江 靠近一片软下去的水
3

经过

渭波
秋天了
我经过码在老城的老墙
将移动的身子移向现代的废墟 移向
一片落叶
一片摆脱枝桠的血脉

也许一片落叶经过了老墙和它的阳光
也许一片阳光涮下了比老墙更老的阴影
也许一片阴影闩在家园的门背

我只是抬了抬不多的手脚
轻轻地经过
经过那翻开什么又包藏什么的一瞬时空
2

一个人老了

渭波
一个人老了
老在歇脚的路上
折好的身子
从里向外翻出

一个老了的人就这么与一朵野花 一双布鞋产生了
咫尺的距离
用最后的几根肋骨横切土坡
用灰暗的瓦片擦洗十指

一个人真的老了
老在红叶飞散的村庄
深远的旷塬
张开了秋天和它的倒影
2

公园里的椅子

渭波
公园里,椅子在等人
在等一位从未谋面的盲人

我见到椅子的时候
椅子在草坪深处打盹
我靠近椅子的时候
椅子就驼着坚实的脊背
我与椅子只是那么接触了一下
就有一片树叶遮挡了脚和手的距离

椅子在公园里等人
等一位园外的盲人
已经等了不少时辰
2

一丝鲜血纠缠了刀口

渭波
谁会想到:∶刀子沿着田埂
割除了一些杂草后
便剁下了自已的薄影

这是否暗示——太久的道路
需要重新清理
就象刀口 我们常见的轻伤
带出内心的痛

是的,谁会在意∶正在穿越城乡的田埂
谁会面对杂草握紧了刀子

因为一丝鲜血纠缠了刀口
因为我们的痛翻出了众多的刀口
2

火车经过乡下

渭波

火车经过乡下  一列列经过
火车总是半开着窗子   叫喊
叫喊弯身劳作的乡下人
叫喊那些侧身望天的人

火车就这么经过上下不安的村庄 经过
许多稻谷里的日子
运着似乎相同的路
不断打磨更多的铁器和它的内心

在乡下,火车的声速就像锋利的柴刀
反复砍着细小的树木  以及与树木有关的
门坎

我一直面对火车
我已习惯了
团在篱笆的生活
并且常常收紧一再贫血的
耳根

1

城市的沙子

渭波
我生活的城市
已经离不开沙子
已经陷进坚硬的沙子

因为沙子
抬起了城市 抬高了我的眼睛
因为我的眼睛
渗透了水
因为水
改变了沙子与泥巴的多种关系

因为曾经的沙子
上了楼房
上了街道
上了酒吧
上了超市
上了高速公路
上了星级宾馆
上了某些台面

因为沙子的影子
已经被更多的沙子包围
因为更多的沙子
已经包围了我生活的城市

因为在我的眼睛里
城市不过是一粒膨胀着的沙子
1

滑下楼梯的纸片

渭波
一张纸片 滑下楼梯
刚好挡了我上楼的视线

楼与楼之间
雨正在下着
那些一边推出窗子一边反射雨点的
玻璃
也刚好挡了我上楼的喘息

我从雨里晾出来
经过许多污湿的纸片

一张已经滑下楼梯的纸片
已经倒在我的脚背
已经缩小了多余的空间
1

树叶没有落下

渭波
夏天了
树热在我的门外


可是,树叶没有落下
没有落下片刻阴凉

是树热了夏天
还是夏天热了树
这不得不让我臆想

可是,树叶始终没有落下
我的等待
或猜疑
已被枝桠抓住
1

叶落了

渭波
叶落了
叶贴向反向的风
落了


叶落时
叶闪开了飞鸟 蝴蝶
我们眼睛里的花


叶落了谁的表情
叶落了谁的
一场错误


我们在有风的地方
贴向叶
贴近叶
0

渭波
肉排在案板
肉挤着肉
肉脱下了四条腿


肉粘上了别的肉
肉有了肉的市场


肉沿着刀的方向放血
肉搭上了比肉更油滑的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