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海子

海子(1964-1989),原名查海生,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当代青年诗人。海子在农村长大,1979年15岁时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82年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1983年自北大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1989...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1322

七月不远————给青海湖请熄

海子
七月不远
性别的诞生不远
爱情不远————马鼻子下
湖泊含盐

因此青海湖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
(因此 天堂的马匹不远)

我就是那个情种: 诗中吟唱的野花
天堂的马肚子里唯一含毒的野花
(青海湖 请熄灭我的爱情!)

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其他的浪子 治好了疾病
已回原籍 我这就想去见你们)

因此爬山涉水死亡不远
骨骼挂遍我身体
如同蓝色水上的树枝

啊! 青海湖 暮色苍茫的水面
一切如在眼前!

只有五月生命的鸟群早已飞去
只有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只剩下青海湖 这宝石的尸体
暮色苍茫的水面
133

我的窗户里埋着一只为你祝福的

海子
那是我最后一次想起中午
那是我沉下海水的尸体
回忆起的一个普通的中午

记得那个美丽的
穿着花布的人
抱着一扇木门
夜里被雪漂走

梦中的双手
死死捏住火种

八条大水中
高喊着爱人
小林神, 小林神
你在哪里
62

黎明(之二)

海子
黎明手捧亲生儿子的鲜血的杯子
捧着我, 光明的孪生兄弟
走在古波斯的高原地带
神圣经典的原野

太阳的光明象洪水一样漫上两岸的平原
抽出剑刃般光芒的麦子
走遍印度和西藏
从那儿我长途跋涉 走遍印度和西藏
在雪山, 乱石和狮子之间寻求----
天空的女儿和诗
波斯高原也是我流放前故乡的山巅

采纳我光明言词的高原之地
田野全是粮食和谷仓
覆盖着深深的怀着怨恨
和祝福的黑暗母亲
地母啊, 你的夜晚全归你
你的黑暗全归你, 黎明就给我吧
让少女佩带花朵般鲜嫩的嘴唇
让少女为我佩带火焰般的嘴唇
让原始黑夜的头盖骨掀开
让神从我头盖骨中站立
一片战场上血红的光明冲上天空
火中之火, 他有一个粗糙的名字: 太阳
和革命, 她有一个赤裸的身体
在行走和幻灭
4

日光

海子

梨花
在土墙上滑动
牛铎声声

大婶拉过两位小堂弟
站在我面前
象两截黑炭

日光其实很强
一种万物生长的鞭子和血!
4

海子
打一支火把走到船外去看山头被雨淋湿的麦地
又弱又小的麦子!

然后在神像前把火把熄灭
我们沉默地靠在一起
你是一个仙女 住在庄园的深处

月亮 你寒冷的火焰穿戴的象一朵鲜花
在南方的天空上游泳
在夜里游泳 越过我的头顶

高地的小村庄又小又贫穷
象一颗麦子
象一把伞
伞中裸体少女沉默不语

贫穷孤独的少女 象女王一样 住在一把伞中
阳光和雨水只能给你尘土和泥泞
你在伞中 躲开一切
拒绝泪水和回忆
3

肉体

海子


在甜蜜果食中
一枚松鼠肉体般甜蜜的雨水
穿越了天空 蓝色
的羽翼

光茫四射

并且在我的肉体中
停顿片刻

落到我的床脚
在我手能摸到的地方
床脚变成果园温暖的树椿

它们抬起我
在一支飞越山梁的大鸟
我看见了自己
一枚松鼠肉体
般甜蜜的雨水
在我肉体中停顿
了片刻
3

五月的麦地

海子


全世界的兄弟们
要在麦地里拥抱
东方 南方 北方和西方
麦地里的四兄弟 好兄弟
回顾往昔
背诵各自的诗歌
要在麦地里拥抱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
在五月的麦地 梦想众兄弟
看到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
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
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里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
3

黑夜的献诗——献给黑夜的女儿

海子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遮住了光明的天空
丰收后荒凉的大地
黑夜从你内部升起

你从远方来, 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丰收之后荒凉的大地
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
取走了粮食骑走了马
留在地里的人, 埋的很深

草叉闪闪发亮, 稻草堆在火上
稻谷堆在黑暗的谷仓
谷仓中太黑暗, 太寂静, 太丰收
也太荒凉, 我在丰收中看到了阎王的眼睛

黑雨滴一样的鸟群
从黄昏飞入黑夜
黑夜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走在路上
放声歌唱
大风刮过山岗
上面是无边的天空
3

十四行:王冠

海子


我所热爱的少女
河流的少女
头发变成了树叶
两臂变成了树干
你既然不能做我的妻子
你一定要成为我的王冠
我将和人间的伟大诗人一同戴
用你美丽的叶子缠绕我的竖琴和箭袋

秋天的屋顶、时间的重量
秋天又苦又香
使石头开花 象一顶王冠

秋天的屋顶又苦又香
空中弥漫着一顶王冠
被劈开的月桂和扁桃和苦香
3

房屋

海子
你在早上
碰落的第一滴露水
肯定和你的爱人有关
你在中午饮马
在一枝青桠下稍立片刻
也和她有关
你在暮色中
坐在屋子里不动
也是与她有关
你不要不承认

那泥沙相会 那狂风奔走
如巨蚁
那雨天雨地哭得有情有义
而爱情房屋温情地坐着
遮蔽母亲也遮蔽孩子

遮蔽你也遮蔽我
2

妻子和鱼

海子
我怀抱妻子
就象水儿抱鱼
我一边伸出手去
试着摸到小雨水 并且嘴唇开花

而鱼是哑女人
睡在河水下面
常常在做梦中
独自一人死去

我看不见的水
痛苦新鲜的水
淹过手掌和鱼
流入我的嘴唇

水将合拢
爱我的妻子
小雨后失踪
水将合拢

没有人明白她水上
是妻子水下是鱼
或者水上是鱼
水下是妻子

离开妻子我
自己是一只
装满淡水的口袋
在陆地上行走
2

死亡之诗(之二)

海子


我所能看见的少女
水中的少女
请在麦地之中
清理好我的骨头
如一束芦花的骨头
把他装在箱子里带回

我所能看见的
洁净的少女 河流上的少女
请把手伸到麦地之中

当我没有希望坐在一束
麦子上回家
请整理好我那凌乱的骨头
放入一个小木柜。带回它
象带回你们富裕的嫁妆

但是 不要告诉我
扶着木头 正在干草上晾衣的
母亲。
2

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

海子


我想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
我的脚趾正好十个
我的手指正好十个
我生下来时哭几声
我死去时别人又哭
我不声不响的
带来自己这个包袱
尽管我不喜爱自己
但我还是悄悄打开

我在黄昏时坐在地球上
我这样说并不表明晚上
我就不在地球上 早上同样
地球在你屁股下
结结实实
老不死的地球你好

或者我干脆就是树枝
我以前睡在黑暗的壳里
我的脑袋就是我的边疆
就是一颗梨
在我成型之前
我是知冷知热的白花

或者我的脑袋是一只猫
安放在肩膀上
造我的女主人荷月远去
成群的阳光照着大猫小猫
我的呼吸
一直在证明
树叶飘飘

我不能放弃幸福
或相反
我以痛苦为生
埋葬半截
来到村口或山上
我盯住人们死看
呀 生硬的黄土 人丁兴旺
2

我请求:雨

海子


我请求熄灭
生铁的光、爱人的光和阳光
我请求下雨
我请求
在夜里死去

我请求在早上
你碰见
埋我的人

岁月的尘埃无边
秋天
我请求:
下一场雨
清洗我的骨头

我的眼睛合上
我请求:

雨是一生的过错
雨是悲欢离合
2

七月的大海

海子


老乡们 谁能在大海上见到你们真是幸福!
我们全都背叛我们自己的故乡
我们会把幸福当成祖传的职业
方下手中痛苦的诗篇

今天的白浪真大! 老乡们 他高过你们的粮仓
如果我中止诉说 如果我意外的忘却了你
把我的故乡抛在一边
我连自己都放弃 更不会回到秋收 农民的家中

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赶上最后一次
我戴上帽子 穿上泳装 安静的死亡
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2

死亡之诗(之一)

海子


漆黑的夜里有一种笑声笑断我坟墓的木板
你可知道。这是一片埋葬老虎的土地

正当水面上渡过一只火红的老虎
你的笑声使河流漂浮
的老虎
断了两根骨头
正当这条河流开始在存有笑声的黑夜里结冰
断腿的老虎顺流而下 来到我的
窗前。

一块埋葬老虎的木板
被一种笑声笑断两截
2

麦子熟了

海子


那一年 兰州一带的新麦
熟了

在回家的路上
在水面混了三十多年的父亲还家了

坐着羊皮筏子
回家来了

有人背着粮食
夜里推门进来

灯前
认清是三叔

老哥俩
一宵无言

半尺厚的黄土
麦子熟了
2

风很美

海子

风很美
小小的风很美
自然界的乳房很美
水很美
水啊
无人和你
说话的时刻很美
2

山楂树

海子
今夜我不会遇见你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
但不会遇见你。

一棵夏季最后
火红的山楂树
象一辆高大女神的自行车
象一女孩 畏惧群山
呆呆站在门口
她不会向我
跑来!

我走过黄昏
型风吹向远处的平原
我将在暮色中抱住一棵孤独的树干
山楂树! 一闪而过 啊! 山楂

我要在你的乳房下坐到天亮。
又小又美丽的山楂的乳房
在高大女神的自行车上
在农奴的手上
在夜晚就要熄灭
2

北斗七星七座村庄————献给

海子
村庄 水上运来的房梁 漂泊不定
还有十天 我就要结束漂泊的生涯
回到五谷丰盛的村庄 废弃果园的村庄
村庄 是沙漠深处你居住的地方 额济纳!

秋天的风早早的吹 秋天的风高高的
静静面对额济纳
白杨树下我吹不醒你的那双眼睛
额济纳 大沙漠上静静的睡

额济纳姑娘我黑而秀美的姑娘
你的嘴唇在诉说 在歌唱
五谷的风儿吹过骆驼和牛羊
翻过沙漠 你是镇子上最令人难忘的姑娘!
2

吊半坡并给擅入都市的农民

海子


径直走入
潮湿的泥土
堆起小小的农民
————对粮食的嘴
停留在西安 多少都城的外围
多少次擅入都市
象水 血和酒
————这些农夫的车辆
运送着河流、生命和欲望

而俘虏回乡 盲目的语言只有血和命
自由的血也有死亡的血
智慧的血也有罪恶的血

父亲是死在西安的血
父亲是粮食
和丑陋的酿造者
一对粮食的嘴
唱歌的嘴 食盐的嘴 填充河岸的嘴
朝着无穷的半坡
粘土守着粘土之上小小的陶器作坊
一条肤浅而粗暴的
沟外站着文明

瓮内的白骨飞走了那些美丽少女
半坡啊————再说——-受孕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果实
实在需要死亡的配合
2

讯问

海子
在青麦地上跑着
雪和太阳的光芒

诗人 你无力偿还
麦地和光芒的情义
一种愿望
一种善良
你无力偿还

你无力偿还
一颗放射光芒的星辰
在你头顶寂寞燃烧
2

太平洋的献诗

海子
太平洋 劳动后的休息
劳动以前 劳动之中 劳动以后
太平洋是所有的劳动和休息

茫茫太平洋 又混沌又晴朗
和劳动打成一片
和世界打成一片
世界枕太平洋 雨暴风狂
上帝在太平洋上度过的时光
是茫茫海水隐含不露的希望
母亲和女儿都是太平洋的女儿
太平洋没有父母
在太阳下茫茫流淌
像上帝老人看穿一切的
含泪的目光

今天的太平洋不同以往
今天的太平洋为我闪闪发亮
我的太阳高悬上空 照耀这广阔太平洋
2

村庄

海子

村庄 在五谷丰盛的村庄 我安顿下来
我顺手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
珍惜黄昏的村庄 珍惜雨水的村庄
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2

敦煌

海子

墩煌石窟
象马肚子下
挂着一只只木桶
乳汁的声音滴破耳朵——
象远方草原上撕破耳朵的人
来到这最后的山谷
他撕破的耳朵上
悬挂着耳朵
墩煌是千年以前
起了大火的森林
在陌生的山谷
在最后的桑林——我交换
食盐和粮食的地方
我筑下岩洞 在死亡之前 画上你
最后一个美男子的形象
为了一只目松鼠
为了一只母蜜蜂
为了让她们在春天再次怀孕
1

亚洲铜

海子
亚洲铜 亚洲铜
祖父死在这里 父亲死在这里 我也会死在这里
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

亚洲铜 亚洲铜
爱怀疑和飞翔的是鸟 淹没一切的是海水
你的主人却是青草 住在自己细小的腰上
守住野花的手掌和秘密

亚洲铜 亚洲铜
看见了吗? 那两只白鸽子 它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
鞋子
让我们————我们和河流一起 穿上它吧

亚洲铜 亚洲铜
击鼓之后 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做月亮
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
1

思念前生

海子


庄子在水中洗手
洗完了手 手掌上一片寂静
庄子在水中洗身
身子是一匹布
那布上粘满了
水面上漂来漂去的声音

庄子想混入
凝望月亮的野兽
骨头一寸一寸
在肚脐上下
象树枝一样长着

也许庄子就是我
摸一摸树皮
开始对自己的身子
亲切
亲切又苦恼
月亮触到我
仿佛我是光着身子
进出

母亲如门 对我轻轻开着
1

祖国,或以梦为马

海子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
 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
 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
 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
 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
 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
 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以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
 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
 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
 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
 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
 ————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1

海子
秋天深了 神的家中鹰在集合
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 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1